位置:首页 > 现言 > 死人墓 > 正文

死人墓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0章无怨无仇

发布时间:2020/2/15 22:18:02热度:

《死人墓》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直到今天,老二、老四、老五全部都失去了联系,孙霸天终于意识到了严重性,急忙派人出去打探。...

死人墓

戌时三刻,喧闹一整天的城市也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城中心的几座高层的楼台还在不分昼夜的欢乐着。

东城这片老城区早已沉沉地睡去,只是崇仁坊的一间小院里依旧灯火通明。

“老五还是没有消息吗?”一位约莫四旬上下的中年汉子正负着手立在院子里,脸上挂着沉重,身上宽大的袍子也掩盖不了那健硕的身体。

“没有,而且现在连二哥和四弟也没了消息。派出打探的兄弟回来说,二哥早上已经离开了妓院,后来便没了踪迹。私塾边上的商户也看到过四弟在街上与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人交谈过,之后也没了踪迹。”大汉身后走过来一位三十来岁的汉子,身上套着马甲和短裤,漏出坚实的双臂和粗壮的大腿。

“书生?少年人?”

“没错!”

中年汉子沉默了,带着疑惑和不解。

此人便是孙霸天了,昨天晚上雷老五彻夜未归,他也没觉察出什么异常。毕竟雷老五虽不好色,可也是个精壮的汉子,偶尔去去妓院也是很正常的。

但到了今日,老二和老四也接连失去了消息,他要是还不能意识到问题也就不配吃江湖这碗饭了。

事实上这半日来他一直在猜测是谁动的手,豫章城内一共就几个帮派,他统统过了一遍,派去盯梢的探子传来的消息也没有任何异常,那几个费尽心机打入别的帮的内线也没有传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这么多年下来,类似的危机也碰到过几次,可是像这次一样事先没有任何征兆,让他毫无头绪的还是第一次。

前几日,老五接过一担活儿他是知道的,不过就是杜家大少看上了济病坊里的一个女娃,对方也就是几个少年,又都是无父无母的乞儿,料想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可是谁承想,老五派去的人居然身受重伤的被人抬了回来,他虽然有些意外,可也没有多说什么,把自己身边的两个手下派给老五后,就没管这事了。毕竟只是几个少年人,出其不意之下,干掉两个大汉也不是没可能,但既然老五出手了,这件事也就到此结束了。

这几天雷老五忙着找那几个小乞丐,孙霸天则忙着和城里的几家帮派谈判的事。

直到今天,老二、老四、老五全部都失去了联系,孙霸天终于意识到了严重性,急忙派人出去打探。

现在,既然老四的失踪和一个少年书生有关,那么那几个小乞丐也就有了最大的嫌疑。

孙霸天有着和这年头江湖人差不多的命运,农户出身的他在很小的时候没了爹妈,家中的田地也被县里的胥吏搜刮去,一夜之间家破人亡。后来他浪迹天涯的时候遇到过几个江湖汉子,教了他一招半式,就这样几十年的刀头舔血,他手底下也跟了几个兄弟。

后来,他带着兄弟们回到老家,杀了那个胥吏,之后便隐姓埋名,满天下的跑。前些年来到豫章城,也就在这扎下了根。

绿林中长大的汉子,最重兄弟义气。加上从小孤苦的他更是缺少亲情,他便把这几个结义兄弟当成了自己的手足。

现在,手足皆失,愤怒、焦虑、悔恨、自责等情绪笼罩着他,可是常年的厮杀经历告诉他,这个时候必须冷静!

“叫兄弟们今晚都别睡了,你也去准备下。”

“会是今天吗?”陈老三问道。

“不是今天,也就是这两天,我们已经失了先机,再不做点事,难到等他们杀到跟前吗?”

……

此时此刻,皇城寺后院。

一群少年人聚在一起,安静地检查着行装。

“今晚就是最后的一战了,大家这两天的表现让我很满意,不过接下来我们面对的将会是一场血战,也许会有人受伤,甚至于将有人看不到明日的太阳。所以,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选择退出的可以走出来,我不怪你们。”一个少年在对着众人做最后的叮嘱。

众人当中,有人停下来想了想,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少年,想着就是在这位少年的带领下,自己这些无父无母,任人欺辱的乞儿们,这两天来把那些平时欺负过自己的地痞、恶霸收拾了个干净。乃至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江湖好汉”也被自己这些人干掉了好几个。相信这位少年一定能领着自己打赢下面的战斗。

许辰看着这些从迷茫中复又坚定起来的眼神,欣慰了许多。前两天还只是些胆子大点的少年人,杀了两天的人后,这些人也成长到可以一战的地步了。

“好,最后检查一遍装备,准备出发!”

“浩哥儿,放火的人找到了吗?”许辰问道。

“人已经到了,到时候他们丢完火把便会撤退。”

许辰点了点头,又对着王铁牛说道:“人捉来了吗?”

“放心吧,那小子已经被敲混装麻袋里了。”

“时候不早了,众位,出发!”

说着便带着众人出了皇城寺……

孙霸天的小院附近的一条巷子里,众少年安静地等着。

“时间定在了子时三刻,那时候坊内的住户大多都睡死了,就算听到了声响也难起来。到时候,浩哥儿找的人会先在孙霸天的后院丢几个火把,火烧不起来也无妨,孙霸天现在想必也做好了准备,倒时必定会差个心腹去查看,为了安全起见,派过去的人最少有两个。那么我们一开始面对的也就只有三人,倒是阵型变换把他们围起来,我们就安全多了。”

许辰最后一遍重复着行动的步骤。

月上中天,子时三刻很快便到来了。

孙霸天的小院,后院里突然飞进来几只带火的木棍,燃着地上的干草,火很快便着了起来。

“着火了”一声尖叫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出发!”许辰重重地一挥手,带着众少年向院子的正门走去。

同一时刻,在大堂里坐着的孙霸天睁开了眯着的眼,“来了!”

“大哥,后院着火了!”陈老三过来说道。

“找几个人过去灭火,阿大、阿二去看看,不用去管放火的人,守好后门就行。老三随我留下来迎敌。”

“是!大哥”陈老三见老大把身边的心腹都派了出去,只身一人与他一同御敌,大难临头下,心里曾经的那些小九九也抛得一干二净。

“轰”的一声,前院的木门应声倒下,许辰带着众位少年,排着队形冲进院来。

一群地痞混混,手里抓着木根,铁叉等家伙围了过来,嘴里还不停地冒出一些挑衅、谩骂声。

对此,少年人无动于衷。

孙霸天走出大堂,直视着眼前的这些少年人,整齐的步伐,坚毅的眼神。除了身上的破衣哪还有一丝小乞丐的影子。

直到此时亲眼所见,他才终于相信自己的几个兄弟确实是栽在了这些少年手中,而且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让你们的头出来说话,”孙霸天压抑着愤怒,冷静了下来。

许辰越过石磊,走到了前面,“许辰。”

“孙霸天”

“许兄弟,孙某不知何时曾结怨与你,你我之间可有怨仇?”孙霸天朗声问道。

“无怨无仇”许辰平静地直视着孙霸天。

“哈哈哈哈,好一个无怨无仇!”孙霸天愣了一下,随即大笑道。

交谈到此便已结束,许辰退回阵中,两人之间之前的确毫无怨仇,在这之前,孙霸天甚至连许辰这号人都不认识。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言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剩下的便只能是生死。

“进攻!”许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阵型前推,很快便与游窜的混混们交上了手,此时的少年们早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一声声惨叫传来,少年们干净果断的解决了周边的混混们,一时间,后面的混混吓得驻足不前。

孙霸天皱起了眉头,虽然心里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些喽啰挡不住这些少年,可也没想到这些少年人会如此的犀利,只是一交锋便被击溃。

队伍的前方已经没有了混混们挡道,孙霸天,陈老三以及他手下的那位带刀的大汉近在眼前。

队伍停了下来,因为孙霸天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长刀,那是一把加长的钢刀,陌刀般的造型,前端加重加厚,手柄很长,一看便利于劈砍。

孙霸天双手举起了那把长刀,月光之下刀影巨大修长,宛如地狱中探出的幽灵,沉重的阴影压在了少年们的心头。

“取瓦罐,扔!”

刹那间,从少年们的手中扔出了一片拳头大小的瓦罐,呼啸着向着孙霸天三人飞去,三人举刀便档,罐壁很薄,一碰就碎。顿时“嘶嘶”的声音伴着惨叫声,还有一丝淡淡的肉香,传了过来。

瓦罐内装着的是下午许辰让众人准备的烧滚的热油,混着人畜的粪便。

孙霸天,狠狠地咬了咬牙,没有发出声响,双目通红的注视的眼前。“啊”的大喝一声,举着长刀便劈了过来。

迎面飞来几个点着的火折子,孙霸天随手磕飞两个继续前冲。连飞溅的火星点燃的裤脚也不予理会。

“锵”的一声,石磊举刀挡了上去,孙霸天的长刀重重地砍在了石磊手中的钢刀上,刀刃上立马便出现了一道口子。

孙霸天力大势沉,长刀继续下压,劈碎了石磊肩上绑着的短竹,连竹内装着的石子也不能幸免,刀刃嵌入了石磊的血肉中,鲜血顿时染红了石磊的衣衫。

抓住时机,许辰和陆浩一左一右抓着钢刀对着孙霸天的腹部便捅了过去,孙霸天后退几步,双手移到了长刀刀把的末端,用力一翘,长刀便离开了石磊的肩头。抽刀回防,“锵锵”两声,许辰陆浩的钢刀便被挡住了,只在孙霸天腹部留了两道淡淡的口子。

死人墓

旧的文明没落,新的文明兴起,新旧之间会有怎样的碰撞?一个意外闯入的局外者,会给这碰撞带来多少变数?人口和资源的矛盾贯串了文明的始终!到底有没有办法解开这个无限的循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