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惹爱成婚:总裁别太猛 > 正文

惹爱成婚:总裁别太猛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9章她闯下大祸了

发布时间:2020/10/18 21:20:42热度:

《惹爱成婚:总裁别太猛》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现在,她愿意“承认”她是“永夜”的女佣!她可不想让他们知道她是东宫曜的床上女人之一,太丢脸了。...

惹爱成婚:总裁别太猛

“这……”古德管家为难地望了东宫曜一眼。

“我替冯小姐倒水!”童画忽然跳起来,立刻给冯遇雪倒了一杯凉白开,端到冯遇雪面前递给她。

现在,她愿意“承认”她是“永夜”的女佣!她可不想让他们知道她是东宫曜的床上女人之一,太丢脸了。

可没想到,不知冯遇雪是有意还是无意,对童画端来的水视而不见,依然和哥哥说说笑笑。

童画忍不住提醒她,“冯小姐……”

冯遇雪“啊”一声,美眸流露惊讶望着她,随后回过神来,伸手来端水杯,“谢谢!”

冷不丁水杯从两人相触的指尖滑落,掉在地上,摔成粉碎。

童画望着一地的玻璃碎片,眉头微蹙,心里也跟明镜似的——冯遇雪已经知道她和东宫曜的关系了!冯遇雪是故意的!

忽然脑补了电视剧里的桥段,小老婆被正室往死里整,百般折磨,小老婆哭哭啼啼逆来顺受,正室气焰越来越嚣张……

呃,她在想什么?忙挥去脑子里瞬间的胡思乱想。

古德管家暗暗望了东宫曜一眼。

谁都看得出来,冯小姐是故意捉弄童小姐的!东宫曜平时最忌讳、痛恨别人自作主张动他的人,尤其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可奇怪的是,东宫曜依然翘着二郎腿,墨眸幽深,和两位老同学说话,似乎没注意到这边的状况。

冯遇雪也了解东宫曜,忐忑望了他一眼,随后放了心,美眸流露轻蔑不屑更甚。

哼!看来这个叫童画的女人也不过如此嘛,东宫曜压根儿就不在意她!

想到这里,她越发变本加厉了。

一想到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晚上被东宫曜压在身下……美眸中霎时流露嫉恨。其实她多想和东宫曜发生什么……可她怎能和这些身份卑贱的女人一样,她的身份是何等高贵?

“哎呀,”冯遇雪望着一地玻璃碎片,目露畏惧,“要是我不小心踩到了怎么办……”

童画只好道,“我马上清理干净!”

算了!忍一忍,把这女人打发了吧!她可不想在东宫曜面前又惹出什么事来,他昨天不是说了么,她总是给他惹是生非,让他不得不“注意”到她!

童画清理碎片时,冯遇雪忽然脚一动,“不小心”碰到童画,手臂一晃,玻璃碎片霎时扎入她的肉里,鲜血直流。

古德管家忙冲身边的女佣递了个眼色,那看呆了的女佣忙上前,“我来吧我来吧……”

“呀!”冯遇雪精致美丽的脸上流露一丝歉意,“真不好意思,我在家里习惯用一个佣人,我觉得我还是和她投缘,喜欢她伺候我……”她的手指指向童画。

冯遇雪的哥哥都感觉她有些过了,瞪了冯遇雪一眼,“雪儿!这里是东宫的家里,你不要——”

却被东宫曜淡淡打断了,“刚才你说你打算进军美洲市场?把你的计划说给我听听……”

童画羽睫微垂,她能感觉到听了东宫曜明显故意岔开的话,冯遇雪越发得意嚣张了。

看来,就算她被冯遇雪折磨得脱一层皮,他也不会过问一句,甚至皱一下眉头!

怎么办?

童画用古德管家拿来的绷带止了血,走到冯遇雪的面前,一脸歉意道,“对不起!冯小姐!我再替你倒一杯吧!”

话落,童画很快又端来一杯水,递给冯遇雪。

冯遇雪看她那“逆来顺受”的模样,得意地冷哼一声,接过水杯。

半空中顿了半秒,

“啊——”忽然冯遇雪一声尖叫,花容失色从沙发里跳起来。

“死女人,你要烫死我啊你?”

“怎么回事?”冯遇雪哥哥大吃一惊。

“哥!她故意拿开水烫我!”冯遇雪粉嫩的掌心立刻起了燎泡,疼得钻心。

冯遇雪哥哥更惊奇了,“她端水给你的,她怎么没——”却戛然而止,只因他看到童画端水的那只手,用绷带缠得厚厚的,难怪。

“死女人,你——”冯遇雪精致娇美的脸蛋已痛得狰狞,抬头瞪着她就要破口大骂,却在对方冰冷的注视下戛然而止。

“冯小姐!我这人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回敬!所以冯小姐,现在你还会觉得我和冯小姐投缘,必须由我专门伺候你么?”

童画的话,让东宫曜的两个同学都倒抽一口寒气——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佣?谁做她的主子,三天不被呛死才怪!

想到这里,他们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东宫曜——可是后者,依然气定神闲坐在沙发里,墨眸微眯,盯着眼前一幕,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却始终不开尊口。

冯遇雪美眸愣了愣……蓦然回过神来,该死的!她竟然差点被这女人的气势给唬住了!

冯遇雪恼羞成怒,“你——”

“四少!三位贵客!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请前往餐厅用餐!”

古德管家“凑巧”及时赶来了。

东宫曜墨眸骤抬,凌厉掠过古德管家的脸。

古德管家立刻垂下眼帘,装作没看到。唉,他也知道这么做会触怒主子,可是通过这段时间相处,他觉得童小姐真的是一个,和东宫曜其他女人不一样的好女孩,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她受伤害。

东宫曜霍然起身,“吃饭吧!”

童画羽睫微垂,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

冯遇雪却气势汹汹道,“我说过,我就觉得和你有缘!就要你伺候我!你给我回来,陪我到餐厅伺候我用餐!”

童画美眸中划过一丝冷淡。这女人,和她杠上了是吧?

东宫曜依然没有吭声,已迈着长腿大步前往餐厅。

童画望着冯遇雪昂着白天鹅似的骄傲的头,心中默念“忍耐、忍耐……”她一定要忍!刚才她已经出了一口气了,还好事情没闹大,她就再忍忍。现在不要再惹事了!

想到这里,童画道,“那么,冯小姐请吧!”

进入餐厅,一看到那透明玻璃地面下的海浪,童画翛然脸色一白,想起昨晚的一幕……

她不由自主往某个方向望去,恰好对方幽黑深邃的目光投来,四目相对,她心中一惊,翛然只觉整个人都被一个幽深的黑洞吸入吞噬……

她慌忙转开目光,强压心中剧烈的跳动。

用餐时,童画早已有心理准备,面对冯遇雪指挥她夹这个,剥那个,就差没命童画喂到自己嘴里了。

冯遇雪明显是故意刁难,可童画手脚麻利,动作又快,根本没被难住,反而让冯遇雪想鸡蛋里挑骨头,都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结果这顿饭用罢,冯遇雪塞了一肚子的美食,也胀了一肚子的气。

冯遇雪气不过,忽然指着餐厅上的汤水道,“我要喝汤!给我盛一碗!”

童画刚把汤碗端到她手中,冯遇雪忽然反手把汤泼她身上,跳起来就狠狠给了她一耳光,“死女人!你要烫死我啊你……”

众人一声低呼,东宫曜墨眸骤暗,高大的身躯就要站起来,却见在冯遇雪第二记耳光落下时,童画动作疾快已扣住了冯遇雪的手腕。

从美眸中迸射寒冽幽冷的光芒,就连东宫曜也忍不住一怔。

“放开我!”冯遇雪娇斥道,目露恼恨瞪视着她。

“快放开雪儿!”一旁东宫曜的两个同学也皱紧了眉头,不屑而生气地瞪着童画,“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对雪儿不敬!还不赶紧放手!”

这么说,因为她是身份低贱的“女佣”,所以她被身份高贵的冯遇雪千金小姐打骂都是应该的!而她若是敢反抗,动了冯遇雪一根汗毛,就是该死,就是十恶不赦!

童画美眸中掠过一丝无奈!

“放手——”冯遇雪怒道。

冷不丁童画真的突然放手,冯遇雪差点重心不稳摔倒地上。

童画转身就走。

“死女人给我站住……”岂料冯遇雪以为她怕了,要逃避,越发气焰嚣张就要跳起来追上去。

童画已走到墙边,忽然不知摸了摸哪里,正跳脚的冯遇雪脚下悬空,惊恐尖叫一声,陡然坠入海中……

原来,昨晚童画分明看到,东宫曜摸了这个开关,她就掉下海了。

听着冯遇雪在大海里挣扎扑腾的声音,童画头也不回,迈着平静的步伐离开了餐厅……

所有人都瞳孔放大,被这一幕震撼了……

东宫曜眸色骤然加深,落在那离去的娇躯背影身上,唇角勾起一抹深邃的弧度……

偌大的城堡安静得出奇。

坐在房间里,童画一颗心砰砰剧烈跳动。虽然她刚才那么果断决绝,把冯遇雪“送”到海里,可是过后她还是有些后怕。

她不知道,冯遇雪是死是活?

总之,她知道她闯下大祸了。冯遇雪身份非同一般,她的家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且她不确定,她得罪了东宫曜的贵客,这个比魔鬼还可怕的男人,会怎么加倍折磨她?报复她?

她宁愿报复来得早一些,省得她一直提心吊胆的。

可是直到天黑了下来,依然没有一丝动静。

也不能一直当鸵鸟,躲在房间里不出门啊!更何况唱了一天的空城计,肚子在咕咕叫了!

童画跳下床来,试探着推开门,穿着浅白色宫廷款式真丝睡衣的她,在偌大而空旷的城堡空间里越发显得身体娇小……

惹爱成婚:总裁别太猛

她真是手欠啊,为毛要救这个男人呢?看吧,最后把自己挖进婚姻的坟墓里去了。关键这个自大的男人,从来有话不会好好说,只要你反抗,他解决问题的方法永远只有一个!!就是,吃!干!抹!净!管家安慰她:“少夫人!我知道你被迫嫁给四少,心中并不快乐!不过少夫人,四少是这世上最有钱的人……”“他的财富都是婚前财产,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其实她想说,他有钱咋啦,有钱就可以强迫别人结婚么?管家:“……”东宫曜:“限律师十分钟到,把我名下股份转一半给她!”童画:“我不是那意思……”东宫曜:“闭嘴!反抗的后果你懂的,还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