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王妃进化手册 > 正文

王妃进化手册全文免费阅读第19章表白

发布时间:2020/10/19 2:35:42热度:

《王妃进化手册》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又着急害怕若是有人撞见便不好,却又好笑,心里不知道为何还有一股子怒气,只有低声唤道:“二爷,快放开!”...

王妃进化手册

却不想身后的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反而将手臂越收越紧,我似乎觉得他是要把我勒进骨血里。

我又着急害怕若是有人撞见便不好,却又好笑,心里不知道为何还有一股子怒气,只有低声唤道:“二爷,快放开!”

“爷不该领什么差事。”他的终是开口说了话,语气里含了懊悔。

我一听,便轻笑出声:“你是傻子啊。”

他一听,猛地扳过我的身子,抬手给了我一个爆栗,然后看着我道:“是你傻还是爷傻啊?爷一不在怎么就遭了道?不是说了有难处去找小路子嘛?”

说完,竟然伸手捧了我的脸仔细瞧着,我在这时才仔细瞧了他的眼,他的睫毛极长,根根析明,离得这般近,我的心脏好像漏掉了一拍,我看见他的眼里满是担忧,便低声宽慰道:“不是好好在这儿嘛?”

只见他上上下下当量我一番,这才松了手,又道:“瘦了......”

只见他转过身,踢了一脚地面,带着恼恨道:“若是让爷查出来是谁......”

我见他要发作,忙说道:“爷也瘦了。”

他转过身,微微愣住,脸上一红,对我吼道:“你别打岔!”

“我没打岔!”我上前一步,执起他的手,道:“爷,你查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他听完,面色表情一滞,接着忽然抽回了手,冷笑道:“是。在这宫里能动人,敢动人的人,爷就是查出来多半也是动不了的。”

我不知他为何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只是愣愣地看着他,只见他深深地看着我,道:“你是皇阿玛的女人,这些事儿本该让他操心去。”

继而冷哼了一声,道:“爷是保不了你的。”

说完转身拂袖就走。

我看他这般,那句皇阿玛的女人更是刺得我心里难受,眼眶一下便是蓄满了泪水,几步追上他,死死抓住他的手,带着哭腔道:“二爷今日回来就是跟我说这些话的吗?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这宫里多少双眼睛盯着,二爷若去查,这不反倒连累自家嘛?”

说完眼泪便花花往下流,心里委屈更是越流越多。

只见他转头,看了我满脸泪痕,眼泪汪汪,忙抬手替我擦眼泪,后悔道:“你别哭了,别哭了,啊?你这哭着爷心里难受,是爷错了,爷错了。”

我看他一脸后悔样跟我认错,才破涕为笑:“叫你说浑话。”

他将我抱进怀里,我贪婪的汲取他怀抱里的温暖,明知道是禁忌,明知道我与他这样的身份不可,但是却是控制不住,就算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杯鸠酒,我也笑着喝下去,甘之如饴。

我与他又说了一会儿话,便跟他道别去了启祥宫,却未想到,便听见明昭哭得伤心欲绝的声音,我连忙跨了进去,只见她伏在红木圆桌上,正哭得伤心,

明昭一直在哭,我也实在想不出究竟应该怎么安慰她,只有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直到她哭累了在我怀里睡着了我才起身离了宫。

白鹭提着灯笼走在前面,我不禁问了她:“明昭的病真是风寒吗?”

白鹭走在前面,有一小会儿的沉吟,然后我听她道:“回小主的话,给娘娘诊治的王太医却说是风寒,小主您也不要太担心,许是每个人身体不同,娘娘会好起来的。”

我听她说完,也不言语,她送我到延禧宫后向我行礼之后便要走,我喊住她,对她叮嘱道:“你好好劝着她,别让她不吃药。”

“白鹭知道。”

我站在宫门口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宫道,才进了屋子。

我坐下倒了一杯茶,喝下之后,才觉得不对劲儿,巡视四周并不见芝兰,只看到银珠站在外面。

“芝兰呢?”我拿起布虎,问了一句。

“芝兰姐有点事出去了,她让奴婢先伺候着小主。”银珠怯生生的回了我一句。

我不禁抬眼多看了她两眼,眉清目秀,脸庞还是稚气未脱,便笑了道:“这芝兰关系倒是和你不错。”

“回小主的话,芝兰姐对奴婢很好。”

我不再说话,又绣了好一会儿,借着烛火看了这两只小布虎,栩栩如生,在这烛火之下仿佛正眨着眼,两只小老虎相依相偎,虎尾巴上各自绣了“昭”字和“徽”字。

想着明昭今日的表现,我叹了口气,看了老虎一眼,希望这个礼物,能让她稍微开心一点。

“银珠,本宫累了。”我唤了银珠。

“奴婢这就去给小主打水。”银珠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银珠伺候我洗漱之后,便退了出去睡在了外厅。

这里,空荡荡的,漫天的白,满眼的白。天与地都是白色的,鹅毛般的大雪,飘飘洒洒,像春天满京城飘扬的柳絮。但是,让我心惊的是,我站在这宽广的白色之中,却听不见任何声音,连大雪飘落的声音都听不见,安静地让人害怕,我别无他法,只有踩在积雪上,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前方走去。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前方,虽然在皑皑白雪之中,显得那么突兀,生生地刺进了我的眼里。待我仔仔细细的辨清了那个人,心里一阵欣喜,仿佛在这空荡的地方拉住了什么,眼泪也快掉了下来。“二爷!”我喊了一声,便向他跑过去。

但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却一直没有缩短,他明明就站在那里,没有动,没有走,我却怎么都没办法跑到他的身边去。

他的身影在慢慢变淡,我心下一惊,却依旧没有拉近我和他的一点点距离。

我看见他消失在那里,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我停下了步子,心里一阵无力,我站在雪地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他的名字,无奈,悲伤。像极了那场梦,他呼喊我名字的声音。

哭着醒过来的时候,才看见天已经大亮,而绣花的枕头早就已经被泪水湿透。环顾四周的时候,依旧是银珠在忙进忙后,我喊住她问道:“芝兰呢?”

银珠向我请了安,才回答说:“回小主的话,芝兰姐昨儿晚上就没回来。”

我看着她低眉顺眼的跟我说话,只是略微皱了眉头,打发她下去,自己动手穿戴整齐了便打算出门去寻她。

刚跨出延禧宫的宫门,便听见有三三两两的宫人脚步匆匆往千鲤池的方向赶去,嘴里还低声说着:“你们听说了嘛,千鲤池那边死了人了,今儿早上发现的时候都泡白了。”

我心里一阵不安,随着这些宫人就去了千鲤池。池塘边早就围了一群人,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有眼尖的宫人看见了我,连忙向我请安,道:“瑾小主吉祥。”

围着的人群听得这么一声,见是我来,连忙让出了一条道再跟我请安。

我手死死地握着袖口,紧紧地咬着下嘴唇,小心翼翼地往前去了。

芝兰静静地躺在岸边,发丝凌乱的贴在她的面颊,嘴唇泛白。她整个人都是苍白的,如果不是这个缘由,我甚至认为她不过是睡着了而已,我蹲下身,瞧着她,她的鞋整整齐齐的放在岸边,我心下了然,心里一下便涌出了一阵悲凉,从心底直窜头顶。

我伸出手刚想碰她,却被一直在身边的李公公上前拦住了我的手,对我利落的一行礼,道:“小主,您别太难过。”

说罢,扶了我起来,低声道:“这芝兰啊,是畏罪自尽,她的告罪书奴才已经呈上去了,太后自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我没说话听着他说完,心生嘲讽,人都死了,还要硬生生地栽一个罪名,反正死无对证,便由着旁人去说,但我面色如常,只向着他道了:“多谢公公。”

瞥了一眼芝兰的尸体,内心的凄凉依旧难以抑制,李公公看了我,又对我道:“您呐,别太难过,自个儿身子要紧,太后那边已经派了一个可心人儿给你,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延禧宫了。”

我又一次向他道了谢,才走出了千鲤池,我没有急着回宫,而是到坤宁宫,这两日太后病着,去请安却次次没见着她,这次去见太后看起来精神还不错。

她拉了我的手,说道:“瑾丫头入了宫真是多灾多难啊。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你便当是买了个教训,日后可要多长些心眼儿。”

我忙向她道谢道:“多谢太后挂念。”

这时太后才唤了宫人端来药,我接过药碗,一勺一勺地喂了她吃下,太后皱着眉喝着药,喃喃道:“我这头风又犯了......”她忽然话锋一转,看着我,问道:“你这几日可睡得还好?”

我不知她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便老老实实地答了:“是,饮用了汤药后,睡得还好。”

只见太后点点头:“这便好。”又喝了几口药,似乎不确定的又开口问道:“真睡得好?”

我心生奇怪,知道太后忌讳摘星楼的事情,但却不知道为何如此在意摘星楼的事情,却也只是诺诺地答道:“是。”

太后身子还虚着,便吩咐了她身边的婢女好好照顾太后,这个婢女长得一副小家碧玉样儿,模样也算是颇为讨巧,我见着她也是很喜欢。

这婢女对我一笑,乖巧的答应了。

王妃进化手册

未来的赵琛,你好呀。我,叫陈徽,是陈府的千金,是皇帝的瑾贵人,还是你融入体内的那根肋骨。我生性懦弱,柔软地如怕生的小猫,我喜欢逃避,只愿明哲保身,独善终老,即使我这般退缩,也仍然无法逃过紫禁城的腥风血雨。遇上你之前,我从未觉得我可以变得像现在这样坚强。我可以摆弄手段杀人,可以大不敬称病拒绝侍寝,甚至,我可以将你一步一步推上那个位置。可是,我好累啊,我好想睡一觉,睡得长一些。朦胧中,我仿佛见着了我的过往。我听见哥哥说:“小妹,一切随心。”我听见徐润芝说:“我们四个人,原来都是一样的。”我听见林幼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