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呛口小娇妻:靳先生,情谋已久 > 正文

《呛口小娇妻:靳先生,情谋已久》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8:06:34热度:

《呛口小娇妻:靳先生,情谋已久》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真是个小可爱。”宋局摸着下巴看着陆芷言,得意的笑出声来,“实话和你说吧,我已经和你妈咪说好了,你只要乖乖陪我打场球,一...

呛口小娇妻:靳先生,情谋已久

  “真是个小可爱。”宋局摸着下巴看着陆芷言,得意的笑出声来,“实话和你说吧,我已经和你妈咪说好了,你只要乖乖陪我打场球,一切好说。”

  猥琐的眼神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定格在胸前,眼神亮了亮。

  在说到“陪我打场球”时,还若有似无的对着她挺了挺腰,眼神愈发下流。

  陆芷言低头,视线在他的腰上扫了一圈,撇着嘴“哼”着嗤笑了一声。

  大叔你挺什么腰啊?

  胖子都小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

  看你这啤酒肚,估摸着最大也就是小号牙签!

  “你乖乖的,我待会儿可以考虑温柔一点。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宋局一板脸,表情凶狠的威胁。

  “大叔,陪陪你是没什么问题。”陆芷言嘴角勾起吊儿郎当的笑,“不过我喜欢器大活好的,要不你先把你二两肉拿出来让我看看?”

  “你说什么?!”男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去。

  “我说,你的牙签,我看不上!”陆芷言笑着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趁着他愣神的时候,忽的抬手,用力的将手中的球杆朝着男人扔了过去。

  然后,果断转身,撒腿就跑。

  差点被攻击,宋局气得脸都黑了。

  “臭娘们儿,给老子站住!”他赶紧追了上去。

  到了嘴边的美味鸭子,不管怎么说,都要啃上一口尝尝味道的!

  “站住?然后让你用的牙签戳我吗?是你脑子有问题还是——啊——”陆芷言回头冲着他翻了个白眼。

  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自己撞上了人。

  赶紧回头道歉:“对不起应该没有撞上你吧我先走了后面有头猪在追我。”

  语速飞快的说完,然后准备继续狂奔。

  只是,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幽冷淡漠的凤眸。

  “怎么是你?”

  居然是十四万衬衣!

  陆芷言心虚的眨眨眼睛。

  不会是发现那件衬衣了,特意找自己追债的吧?

  “那个,下次见面再聊哈,我有急事,先走一步。”她无辜的眨眨眼睛,嘿嘿一笑,准备离开。

  “有头猪在追你?”靳司川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淡淡的挑了下眉。

  “对啊对啊,一头大肥猪。赶紧的松手,姐姐我不想被猪压死!”陆芷言一脸的焦急,伸手去掰他的手指。

  “小姐姐,我们又见面了。”一旁的柯瑾笑容灿烂的打招呼。

  “又?我们之前见过吗?”陆芷言一脸懵逼,随即反应过来这不是叙旧的好场合,“啊呀,赶紧松手,我对猪真的没兴趣啊!”

  “臭丫头,看你往哪儿跑!”宋局已经追了上来,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气喘吁吁的看着她,满脸怒气。

  陆芷言猫眼儿似的杏眸转了转,手腕一转,将纤细的手指直接塞进了靳司川的手掌中。

  十指相扣,紧紧握住。

  然后一闪身,缩到了他的身后,小声的嘟囔:“是你拉住我的,你要帮我!”

  语气理直气壮。

  掌心里的手小小的,软软的,柔若无骨。手指纤细修长,带着微微的凉意,干燥,温暖。

  靳司川凤眸微缩,微微偏头,正好看见陆芷言在他身后缩手缩脚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勾出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宋局,好久不见。”柯瑾扯了扯衬衣领口的扣子,笑眯眯的开口。

  宋姓局长的注意力都在找陆芷言算账这件事上,闻声,才注意到眼前的两个男人。

  下一秒,立定站好,后背挺直,屁股夹紧。

  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

  “靳先生!柯少!”宋局长眼神敬畏的看向靳司川,声音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宋局对高尔夫感兴趣?”靳司川薄唇微勾,声音清冽。

  男人的视线平静而淡漠,可是落在人身上,却如同泰山压顶,让人莫名的生出几分窒息感。

  宋局长的后背钻出几分凉意,赶紧回答:“无聊打发时间而已。”

  “那宋局陪我们玩几局吧?”柯瑾笑着问。

  “荣幸之极。”宋局长赶紧错身,低头。

  陆芷言踮起脚探头看着笑容谄媚的宋局,视线回到靳司川的身上,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靳先生?

  这是尊称。

  能让师沁瑜亲自接待的,起码是省级以上的人。

  但是现在,这个宋局长双腿颤抖,一副快要被吓尿的表情。

  所以,她到底是吐了一个怎样的大人物一身的呕吐物?

  哦,还撕了他的衬衣!

  她是不是应该庆幸,那天晚上靳地主没有一气之下挖个坑将她活埋了?

  “那个,你们好好玩,我就先走了哈。”她伸手戳了下眼前看上去就很有安全感的肩膀,瑟缩着肩膀开口。

  “不是想打球?”靳司川回头看她,眉眼清俊幽冷。

  “不想。”陆芷言摇头。

  “那你来做什么?”

  “你以为是我想来的啊。”陆芷言撇撇嘴。

  “先打球。”靳司川握紧掌心的手,不由分说的牵着她朝着球场走。

  “我真的没什么兴趣,你们玩得开心就好,我只想回家。”

  靳司川:“闭嘴!”

  陆芷言:“……哦。”

  地主不能随便惹,尤其是一个随便一件衬衣就十四万的地主!

  宋姓局长看着他们的背影,膝盖发软,冷汗直下。

  “宋局,走吧?”柯瑾咧嘴笑着。

  “柯少,这位小姐和靳先生——”宋局还试图挣扎一下。

  柯瑾但笑不语,一副自己体会的表情。

  一走进去,便有经理将球杆送了过来。

  柯瑾从他手中接过一盒十二个高尔夫球,便挥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宋局,不知道能否麻烦你帮着捡球?”靳司川看向宋局长,声线平静。

  “当然!能为靳先生服务,是鄙人的荣幸。”宋局长二话没说,撒丫子就往草坪上跑。

  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冲着靳司川灿烂的笑。

  嗯,就像是一只听随主人命令去咬皮球的狗。

  靳司川一手拿着球杆,一手还牵着陆芷言的手,熨帖的西裤包裹着的两条大长腿,站开了些。

  陆芷言将自己的手往外抽了抽。

  没抽出来。

  想要表演单手挥杆吗?

  正一脸懵,靳司川忽的手腕一转,她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冲着他的怀里转了过去。

  ???

  所以现在是突然改为双人华尔兹挥杆?

  有钱人都喜欢花式炫技吗?

呛口小娇妻:靳先生,情谋已久

她是陆家次女,呛口傲娇,嘴比心硬。姐姐温柔可人,被爹妈视为掌中宝,她却做了二十几年的路边草。关于她,有许多传说。譬如有眼无珠看上渣男,渣男却和姐姐订婚,还一起将她送上了老男人的床。譬如海城最矜贵最权势滔天的靳先生宠她入骨,为之几近疯狂。人人都说她是小妖精,勾得靳先生神魂颠倒,慢慢的,她便以为,自己真已入了他的心。直到有一天,弥留之际,她亲耳听见他勾唇冷笑,说只是为了她的那双眼睛。后来,她成为了知名服装设计师,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被问几年前和靳先生那段无疾而终的恋情。她扬唇娇笑:“是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