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灵异 > 捞尸者 > 正文

完结文《捞尸者》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7:13:38热度:

《捞尸者》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我暗自抱怨,爷爷和老爸心是真大,我没回来呢,也能安然入睡。...

捞尸者

索性最终还是上了岸,我整个人瘫软在地面喘息,再一看,水上的东西都已经沉了下去。

我这才直接倒下,面朝天空,心里念着阿弥陀佛,不断的擦着额头上的细汗。

不多时,才听见脚步声靠近,是村长回来了。

他和两个村民一起带齐了朱三要的东西,最熟悉的就是那条大黑狗了,正是徐凤从徐重手里带回来的那条。

“村长,你们先回去吧,今天晚上务必关闭好门窗,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能开门出去看。”朱三接过东西再嘱咐道。

我也好多了,起身的时候,村长已经离开。朱三抱着大黑狗的脖子道:“黑子,兜兜转转还是你陪在我身边。”

这才隐约记得,当时徐凤帮我找黑狗血的时候说过,十年纯阳黑狗是找到了,就是不知道弄不弄得到。

原来说的就是黑子,并且在放了那么多血后,它还能如此健壮,果然不同凡响。

朱三紧接着划破鸡腿和黑子的腿,将血液同时蘸在香和冥纸上,点燃,并没有插在对面,而是伴随着还冒着火焰的冥纸和香一起丢进水库。

顿时引起轩然大波,如同海边的巨浪,朝着与我们相反的方向翻滚而去。

他又将大公鸡放在船头,让黑子站在船尾,带上墨斗线和朱砂笔再度上船,“走吧。”

“还去?”我愕然道。

低头看看我这飘飘欲仙的“裤裙”,小心脏到现在还在扑通乱跳,朱三没搞错吧?

“你可别忘了你爷爷留下的嘱托。”朱三又道。

无奈,我只得跟着上船。

水面很平静,这次换做我撑船。朱三继续拿着朱砂笔蘸着大公鸡的血液,让我将船分别划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他在岸上不知道画着什么。

还用墨斗蘸着黑子的血,在划好的位置弹上一个叉的印记,循环完毕,大公鸡忽然开始打鸣。

我又是一个激灵,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朱三好笑的看着我,我故意转开了目光。

他直接提起大公鸡,宰杀,将血液都滴到墨斗里,再将大公鸡的尸体丢到黑子面前任由它享用。

返程的时候,朱三将墨斗线抽出,沿着船前进将线丢到水里。

一直船靠岸,他才说道:“拉出来。”

我听从,跟着他一起将墨斗线一点一点的收回。一根线而已,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重。

我两费了好大的劲,才将线拉露出水面,长线却早就成了网状,而里面打捞起来的并不是鱼虾,而是一具又一具的小尸体。

这个我知道,爷爷说过,当时村子里生多了孩子,女娃基本上都丢进了水库,早就不知道距今过了多久。

想象一下刚出生的婴儿能有多大?可现在我们所见的,每一个婴儿的手脚都泡的如粗壮的莲藕般大小,身子没有一处不肿大,肚子上还有青筋蔓延。

不知道打捞了多少,反正这网子里的头我都没能数过来,一个个紧挨着。虽然身子都是完好无损的,可那样的肿胀在挤压时,不同的部位都深深凹陷进去,看起来实在怪异。

我吓的大嚎一声,送开了手里的墨斗线。朱三被惯性一拉,只得也丢开,人还险些掉进去,转身就斥责道:“你在干什么?”

我……

这会儿要说我不是故意的,估计他也不会信。

可这能全怪我吗?丫的也没说清楚,正常人谁见到这些会不怕?

朱三赶紧再去捡墨斗线,我却同时听见婴儿咯咯的笑声,木头一般伫立,再不敢上前。

可再拉起来,线还是线,网和婴儿早就不见了。

他愤怒的一脚踢在船身,丢掉墨斗,转身跳上岸,我只得紧跟。

婴儿的笑声越来越大,我还没反应过来,朱三便一把将我拉朝前,黑子转身就汪汪大叫起来,龇牙咧嘴的。

我没看错,要不是朱三,我还得再次遭殃。

紧跟在我后面的竟然是满布的婴孩,肿胀的大头还在咧嘴笑,有的甚至一咧开,嘴角都通了耳朵根,震裂了整个脑袋。

他们也不顾黑子,纷纷的爬上船靠岸。黑子并未退缩,一口咬住第一个上来的,又踩住第二个,晃动脑袋撕扯,直接将肿胀的身子撕碎。

被黑子脚踩的也一样,别看他们灵活,却都跟豆腐做的一般,一部分掉在岸上,一部分落回到水里。

同时整个水库上方瞬间闪亮了一下金光,那些家伙才忌讳,掉头就跑。

掉到水里的那些我不知道如何了,可这会儿落在岸上还在我们视线中的婴孩身体部分,竟然如同上了岸的鱼一样跳跃。

黑子直接将其嚼碎,再吐出来,那些碎肉竟瞬间化成了脓血。

“走吧。”四周平静下来,朱三才道,转身准备离开。

“歇会儿吧。”我却没有起身,还瘫坐在地上。

朱三回头看了我一眼,冷笑着,上前抱着黑子亲昵。

没错,我的双腿到现在还在抖动,瘫软的根本无法站起身。

我的裤子被撕破了,黑夜里很明显就能看见一条大白腿在抖动。

还是那句话,我是人啊,接连着这两天的时间,鬼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若叫爷爷看见估计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但至少我还是来了,没有怂。

后半夜我俩才回到家,屋子里早就息了灯。

我暗自抱怨,爷爷和老爸心是真大,我没回来呢,也能安然入睡。

“桀桀桀!”

可这会儿才进院门,又听见背后传来婴灵的叫声。

我不由的驻足,却听见朱三道:“别回头,忘记我跟村长说的话了吗?”

我一愣,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向前,推门进去都没回头,背对着关上门。

“陈松。”

“陈松哥。”

听见响动,两个女人同时从屋内出来,拉开灯,见我俩回来,都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

原来都没睡呢,我便问道:“我爷爷和老爸呢?”

“爷爷说让我们等你们回来,关上门只管睡觉,他和叔叔去老李头家了。”葛婉儿回答,徐凤在旁边点头。

去那儿干嘛?李老头家可都死绝了啊!

捞尸者

陈家独子,捞尸为生,且听我为你讲述我的故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