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就喜欢你宠着我 > 正文

《就喜欢你宠着我》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21:48热度:

《就喜欢你宠着我》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到现在他爸还靠她活着,每个月打钱拿去赌,我家是开赌场,一听说我看上他闺女了,那模样,别提了,就差跪下来求我娶她女儿了。...

就喜欢你宠着我

关于沈忻的家庭,厉北晟不了解,他只是看到了沈忻租的房子很破,猜测家庭应该是不富裕,但也不至于穷到揭不开锅地步。

他看着眼前的满脸嫌弃的陆旭,声调缓和:“说说看。”

“我给你讲,沈忻她妈在她小时候不在她身边了,她爸,沈华斌,爱赌还爱喝酒,喝起酒来没完,不喝多就不爽快,赌钱也是,不输光了就不痛快,要不他怎么五万块就把沈忻嫁给我了呢。”

眉头拧紧,陆旭的话,大大的超乎了他的想象,沈忻竟然过得这么苦。

嗜酒赌博,随便沾上这一样都够一个家庭受的,她爸两样全占,可见她以前的日子,过的有多难。

“到现在他爸还靠她活着,每个月打钱拿去赌,我家是开赌场,一听说我看上他闺女了,那模样,别提了,就差跪下来求我娶她女儿了。”

陆旭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眼来问厉北晟:“经理,你说沈忻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一千块钱,她怎么活着啊?养他爹,还得养自己?她是不是找了个金主包养她了?要真是那样,我可不要她了。”

耐着性子,厉北晟忍着要打人的冲动,牙咬得紧:“据我所知,没有,她也不屑找金主。”

“那她钱哪来的?”抽着烟,陆旭一筹莫展,忽而想到什么,长长的“哦”着。

“我知道了,这贱货一定是出去卖了,不然哪来的钱?!”

话音落,陆旭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忽然被厉北晟一脚从沙发上踹翻,他倒在地上,看看自己身上的被厉北晟踢到的地方,有些迷茫的问:“你、你干什么啊?”

“干什么?”

弯腰,厉北晟抓住陆旭的衣领,豪不客气的给他一拳:“打狗。”

厉北晟练过搏击,他的拳头比一般人都要重,几拳下去打的陆旭满脸都是血,负责休息区的小姐姐看见厉北晟红着眼睛揍陆旭,吓的惊呼一声赶紧躲起来。

厉总发火,谁敢全,谁劝揍谁。

小姐姐的这一声惊呼倒是喊回了厉北晟的理智,他停下动作,眯眼瞧身下不停求饶的陆旭。

松开他的衣领,厉北晟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支票,写下五万的数字丢给陆旭:“钱我替她还了,再敢来烦她,老子让你横着出去。”

陆旭倒在地上,手拿过支票看一眼,确定五万一分不少,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在休息室门口,他挑衅般的冲厉北晟喊:“你想泡她,五万可不够,她爹是个无底洞,我好心劝你,最好别跟她扯上关系!”

“滚!”茶杯应声打在门框上,发出脆响。

陆旭吓的一哆嗦,赶紧溜了。

“艹!”厉北晟心里握着一股火,他一想到陆旭说沈忻出去卖的那副恶心嘴脸,恨不得直接撕碎了陆旭。

但,这毕竟是沈忻的事儿,其中后面牵扯到的家庭,他没权利过问,要是逼得极了,惹的陆旭找她家里说事儿,反而给沈忻添麻烦。

越想越气,厉北晟头一次为了个女人生气,他在休息室踹坏了沙发又摔了好几个茶壶,吓的人们都躲开休息室远远的,谁也不敢上去询问,只等厉北晟自己消火。

沈忻从仓库回来,是在厕所听人们说闲话的时候,知道厉北晟生气了。

她还是头一次听说厉北晟生这么大得气,大伙说,见血了,听着挺吓人的。

下楼,沈忻带着好奇去休息是那边看,她想进去,被前台的接待给拦住了。

“沈忻,你去哪了?”

“工作啊,去仓库整理发货来着,”手指着休息室小声的问:“厉总怎么了,合作没谈拢?”

“什么合作啊,”接待拽着沈忻,靠近她耳边回:“你未婚夫来了,也不知道怎么谈的,厉总生气了。”

“我未婚夫?”沈忻大惊:“陆旭?”

接待也很惊讶:“他真是你未婚夫啊?”

“不是!我跟他不熟。”匆匆留下这一句,沈忻快步往休息室走,别人想拦都拦不住他。

来到休息室,沈忻看清了室内的景象,吓了一跳,不知道还以为是遭人抢劫了。

厉北晟坐在中间的一处沙发上,周边的布置动东倒西歪,一地的碎片。

“厉总?”沈忻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声。

厉北晟手扶着额头,听见沈忻的声音,稍稍侧脸,搭了她一眼,沉声道:“你来了?”

“嗯,”沈忻踢开碎片,走到厉北晟面前,环视周围,深吸了一口气:“陆旭来过了?他干的?”

“他有那个胆子么?”伸手要去摸烟,口袋里空的,烟给陆旭那个傻逼了。

沈忻见状,从包里摸出烟来递给他,又帮他点上。

不是太好的烟,厉北晟也不挑,含在唇间,抬眸看她问:“你抽烟?”

“不抽,”收了打火机,沈忻回:“为了应付现在这样的情况。”

轻笑一声,厉北晟手指夹着烟,转了一圈,这烟对他来说不是好烟,对于沈忻来说,应该很贵吧。

还成,她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知道外场上还要跟人家递烟点烟。

“坐吧,想问什么?”随手一指,厉北晟仰起头,对着天花板吐出一个眼圈,目光清冷,语气淡薄。

沈忻扫了一圈周围,她坐哪?玻璃碴上么?

“陆旭都跟你说什么了?他惹你生气了?对不起,厉总。”

皱眉,厉北晟的火又上来了,之前,他们俩那么不对付,也没见沈忻说一句抱歉,现在倒是帮着陆旭跟自己道歉,他怎么那么不爽呢!

“你他妈的道什么歉啊!”看见沈忻耷拉着脑袋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厉北晟更生气了:“你不是都逃婚了么,怎么还帮他说,喜欢?”

“不喜欢,”沈忻小声的回:“这里的东西,太贵了。”

微怔,厉北晟立刻明白了。

她不是帮陆旭道歉,她是怕陆旭的惹的祸算到她头上,休息室的配置都是上好的,厉北晟破坏的那些东西,没大几万根本下不来,说白了她赔不起。

“艹,”厉北晟骂一句:“又不是你弄坏的,关你鸟事,老子还没那么混,什么帽子都给你扣。”

缓了口气,沈忻稍稍放下心来,心里还是愧疚,她扫到厉北晟的右手上有血,忙问:“你受伤了?他打的?”

“滚,”没好气的一挥手,厉北晟伸长了腿搭在前面摇摇欲坠的茶几上:“不是我的血,你就这么瞧不起老子?”

“我没有。”拿出湿巾,沈忻绕到厉北晟的右手右手边,蹲下身去,拿过他的手帮他擦干净血迹。

厉北晟垂眸看她,烟都忘了抽。

她动作很轻,湿巾很凉。

“厉北晟,”沈忻的声音低低哑哑的,头低着,看不清表情:“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她是真心道歉的。

“这话说的好听,”厉北晟淡薄的一笑,往她身边靠了靠,凑近她耳边又说:“再说一遍。”

“对不起,”沈忻还帮他擦着手:“给你添麻烦了。”

“嗯,”左手夹烟,他深吸一口,眉角眼梢都是笑意:“老子原谅你了。”

沈忻诧异的抬头,看着厉北晟桀骜轻狂的笑,跟着也轻笑起来,。

“谢谢。”

擦干净他的手,沈忻站起身问:“陆旭来做什么,他怎么惹到你了?”

“要钱的,五万块。”

“哦。”沈忻一听就知道是彩礼钱。

“替你还了。”厉北晟又加一句,沈忻瞪大了眼睛“啊?”的一声。

“谁让你还的?”她急了:“厉北晟,你怎么除了人品恶劣还爱多管闲事呢!”

刚好起来的心情,又被沈忻给毁了,他也站起来,面对着沈忻质问:“我这是在帮你,多管闲事,我有那么闲?”

“你有!”仰头看厉北晟,沈忻不服输的瞪他:“刚才我还觉得愧疚,现在一点都没有了,谁让你还的?钱当初是他给我爸的,又不是给我,凭什么我要欠这笔账,以前我不欠陆旭的,现在变成欠你的了,你说,你是不是多管闲事?”

沈忻其实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欠厉北晟五万块钱,她是怕给厉北晟添加更多的麻烦。

陆旭家里是开赌场的,她怕之后陆旭知道厉北晟有钱,总来找麻烦,对公司影响不好,对她的工作也不好,最主要的,还给厉北晟添加麻烦。

本来厉北晟跟这事儿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也知道厉北晟是好心,但是她着急,一着急嘴上说话就不经过大脑了。

“丫头片子翻脸不认人是不是?”

“你才是丫头片子,这钱我不还,你找陆旭要去,我不管!”

沈忻脑子乱的很,真怕第二天一早起来,就看见一帮人围着公司要钱,她爸欠了陆家不少钱,万一这笔账都算在厉北晟头上,那就是个无底洞,必须赶快制止。

“你说不还就不还,告诉你,老子就跟你要,你工资都是我发的,我想扣多少扣多少,你以后哪也别去,就在我公司里待着,连本带利的慢慢还!”

厉北晟也急了,直接下了命令,给沈忻锁死在自己的公司里了。

对于沈忻而言,这根本就不是五万块钱的事儿。

“厉北晟,你什么都不知道,瞎管什么,陆旭家里是开赌场,万一……”后面的话,沈忻没说,她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个赌徒。

垂下手,沈忻突然哑火了。

厉北晟瞧她一样,当下就明白怎么回事。

“赌场怎么了,我混赌场的时候他小子还不知道在哪玩你,心放肚子里,找我的麻烦就是找死,还有啊,别以为我是帮你,我是看他影响公司门面才赶走了,还有你,也别想赖账,五万块,包括利息,两年内还清,有什么问题没有?”

动了动嘴唇,沈忻看着厉北晟那张俊朗的脸,摇了摇头。

她忘了,厉北晟不是她,人家背景大着,陆旭这号人物,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确定没问题?”他又问。

“没有。”沈忻回,无声的深呼吸,慢慢的想明白了。

厉北晟往外走,叫人来收拾休息室,他吩咐完,回头看站在一片狼藉里的沈忻,沉了一口气,叫她:“喂,丫头片子。”

沈忻抬头,递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吃火锅么?”

沈忻:“啊?”

“问你吃火锅么?”厉北晟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沈忻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弯,怎么突然说起吃火锅的事儿了?

“我啊,吃、吃吧……”

“成,饿了,你陪我去吃点,自己吃没意思。”

“别吧,”沈忻越来越看不懂厉北晟了:“你可以凌欣瑶啊,她肯定乐意跟你去。”

“嘶……活够了是不是?”

“没有,”沈忻闷头到厉北晟身边:“我还欠你五万块钱呢,得活着。”

厉北晟手扒拉一下她的脑袋,笑了。

外面的人都看傻了,厉总这就好了?笑了?被沈忻给哄好了?这沈忻什么来头啊?

就喜欢你宠着我

厉北晟是在沈忻逃婚的时候认识她的。初遇沈忻,厉北晟觉得她烦透了,就是扫把星。后来厉北晟主动对沈忻说:“要不你嫁给我算了,我照顾你。”沈忻觉的,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儿就是逃婚。最幸运的事儿,就是在那个上好的天气里,穿着婚纱遇见了厉北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