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重生 >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 正文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1章丢了清白

发布时间:2020/10/19 8:22:27热度: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重生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温婉柔含泪点头,内心却如猫抓般难受,竟然生出许多愧疚,甚至想如果温敏敏此后能悔改她可以为了父亲而放过她。...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父亲……”温婉柔情不自禁哽声唤出父亲。

温霍城抬眸眸中布满血丝,那一瞬间整个显得沧桑悲怆。

温婉柔泪如泉涌朝父亲奔去,温霍城依然疼惜如故安慰温婉柔。

“婉儿别怕,你姐姐定然安然无恙。”

温婉柔含泪点头,内心却如猫抓般难受,竟然生出许多愧疚,甚至想如果温敏敏此后能悔改她可以为了父亲而放过她。

只因为她也是父亲的女儿,可这可笑的念头只余心中弥留了一瞬便被永乐公主撕心揭底的吼声撞击得烟消云散。

这辈子,她同这对母女,不死不休。

“老爷,如今不见的是敏敏,你倒还有心思安慰这个贱丫头,你知不知道……”

永乐公主此刻欲言又止,想将一切真相道明给温霍城听却发觉这背后的丑陋万万不能被人知晓。

她想对温婉柔露出仇怒狰狞的本来面目却在温霍城面前伪装惯了。

如此时而狰狞时而柔弱的模样实在滑稽令人想笑却只能嗤之以鼻。

对于永乐公主此番惊悚的言语以及她此刻好似虚假面具彻底揭破的模样,温霍城感到震惊。

他将温婉柔护在怀中沉默不语,温婉柔能感受到父亲的怒意。

温霍城俨然动怒却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同永乐公主争执。

永宁公主不断宽慰永乐,对于母亲的宽慈仁厚温婉柔深感痛心。

“谁要你们母女惺惺作态。”永乐公主并不领情,她将永宁用力推开,疾言厉色挥泄心中仇怒。

温婉柔急然上前扶住被永乐公主推得身子踉跄步伐不稳的母亲,心中纵然激愤却只言不语。

果不其然,永乐公主推开永宁的蛮横惹得温霍城大怒,“敏敏失踪你怨得了谁,还不是都是你执意要留宿于寺庙祈福才惹下此祸。”

“父亲别再责怪姨娘,姨娘也是为姐姐担忧才心急如此。”温婉柔扶着母亲故作悲伤担忧含泪,她用一双泪雾凄迷的眸子对着永乐那双红肿凌厉似要将她生吞活剥的眸子。

前生便是事事忍让以和为贵,加之这对毒蝎心肠的母女太过狡诈善于伪装才会让她们害得她们母女下场凄惨。

此生她定然不会再对她们心软退缩半步。

前身你们所加诸在我和我在意之人身上的痛定然十倍奉还。

从昨晚到此刻正午,寺庙被人里里外外翻查个透。

正午过后,禁卫军终于在寺庙废院的枯井中寻到衣衫破烂,满身血污淤痕狼狈凄惨的温敏敏。

只是温婉柔看见温敏敏被人从枯井中救上来的时候。

温敏敏那双昔日顾盼生媚的眸眼中所流露的是令人所陌生的呆滞空洞,仿如没有生命的木偶般。

昔日雪白柔嫩的脸庞此刻满上划痕,温婉柔记得并未下此重手。

那些衣不蔽体的衣衫也并非她亲手所为。

她下身衣裙凝染的血污更令温婉柔骇然,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活生生真的遭遇匪徒劫持丢了清白。

温婉柔曾想过让那些歹人犯下的罪恶真正让温敏敏受到应有的惩罚。

可当温婉柔拿起金簪划花她的脸庞那些刻骨的仇恨似乎有所消退。

温婉柔只想让她名誉受损并未想到她真会如此凄惨。

可她并不后悔也不会同情,因为前生她亦不曾对她手软更无一丝内疚。

“敏儿。”永乐公主看到凄惨狼狈的女儿痛心疾首忍不住哀嚎。

她整个人被杜嬷嬷扶着脚步依然发软,仿若无法遭受如此现世报的猝不及防。

永宁公主看到温敏敏被人从井底救上来的惨烈模样不忍直视将温婉柔紧紧抱在怀中。

她后怕那些不幸,也庆幸那些不幸未曾发生在婉柔身上。

那些发自真心伤痛的泪水自永宁公主眼中潸然而下,温婉柔扶着母亲瑟瑟发颤的身子能感受到她的惶恐和对她安危的在意。

温婉柔发誓,这辈子定然不会再让娘遭受这样的胆颤心惊和痛不欲生的悲伤。

温霍城见到凄惨不堪的温敏敏沉痛悲哀连带步伐变得蹒跚。

一瞬间温霍城佝偻的背影,那鬓角的白发如当年那般一夜渐生,一忽儿似乎苍老的十岁。

温婉柔又想起温敏敏埋怨爹爹对她不疼惜不重视,如今可见爹爹对她这个女儿根本是一视同仁,同样都流着他体内的骨血,他又岂会不心疼。

这一刻温婉柔再次负疚矛盾,负疚于手足相残给爹爹所造成的伤害。

可若今天被害的人是她爹爹同样伤沉悲痛,母亲也会一病不起。

然而那对蛇蝎心肠的母女只会背地里欣赏她们的伤痛以此为乐。

她们断然不会生出一丝一毫负疚,因此这条路,从开始便没有回头路。

“别过来,别过来,走开,走开。”被人抬在担架上的温敏敏被自己亲娘碰触那一瞬,陡然发狂一般手脚并舞狂乱抓挠。

永乐公主那一双保养得宜的双手顷刻被那双涂满蔻丹尖利的指甲抓出数道殷红的血痕。

“敏儿,我是娘,别怕,有娘在,娘再也不会让人伤到你分毫。”永乐公主顾不上手背被抓掉皮肉的痛楚心慌安抚惊措仓皇失神的温敏敏。

仿若那些皮肉之伤抵不过心头肉被人伤害的痛,她努力让自己镇定,若一只张开翅膀护佑幼崽的母鸡。

然而温婉柔也明白这层模糊遮掩住彼此的薄纸即将被彼此捅破。

永乐不会再用那张虚伪的笑脸掩饰她的毒爪,温婉柔也不会再由着这对母女靠近她们母女。

这出正式开幕的宅斗其背后牵连甚广。

只有最后皇后和淑妃宫斗的胜利,只有太子坐上皇位温婉柔才有安稳的将来。

否则,这一世,不过还是前生的重复罢了。

温婉柔将还击的狠利藏于含着泪雾的眸眼中。

一转眼,却不知道裴逸尘何时出现在温霍城的身边。

裴逸尘此刻正轻眯着一双似笑非笑若深潭般眸子盯着温婉柔。

这个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中的女孩儿只有十四岁。

若是再过个几年,若让她碰触上权利,那天下可会大乱。

温府后院。

已是暮春三月,万物复苏,春意盎然,正如温婉柔这一世的重生一般,处处溶满新鲜的生机。

自温敏敏被寻回后被送回她的怡心院中静养,谁也不让进去惊扰。

因为她见谁都会惊叫错怕惶恐,温婉柔很怀疑她是否因此遭遇而疯癫。

她并未疯癫可府中太医进进出出,加之寺院中温敏敏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以及宁国寺抓住盗匪一事。

京城内关于温敏敏失踪的不堪传闻虽极力被永乐公主遮掩。

可风吹草动,如此事关高门闺阁女子清白受损的话题从未为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

流言蜚语只会越掩越烈。

府中的奴仆们贯会趋炎附势,前生温婉柔所受到的白眼冷遇如今丝毫不差回落于温敏敏身上。

宁国寺出现盗贼意图盗窃国宝的事叶明磊上报朝廷。

然而霍子光当日对叶明磊的陷害不但被叶明磊揭破。

那些事先准备好的迷药宵夜正好成了霍子光勾结盗匪意图合谋盗窃国宝的罪证。

霍子光被打入天牢等候处决。

温婉柔站在长廊前看着院墙角落那株满树清粉的杏花。

轻柔花瓣盈盈随风漂落,空气中淡淡花香漂浮,心情却为被这熟悉的花香感染,只觉沉重。

还记得前生她和温敏敏都会在花瓣雨中嬉闹。

温敏敏总会满脸怜爱宠溺笑着轻柔伸手拂落她头顶肩头沾黏的花瓣。

她会笑着叫姐姐,会摇着她的手臂撒娇。

那些欢快的笑声就似前生的梦穿过时空鸿蒙,飘过四海八荒,随风轻悠辗转于耳旁。

有的时候,她宁愿所有的一切不过一场考验人心的噩梦。

温敏敏还是那个宽容一心疼爱她从未曾欺骗她的真心善良长姐。

可当日那些暗夜中歹人可怖的话语将所有关于人心良善的期愿毁灭得支离破碎。

此生,宁愿她负人,也绝不让人负她。

转身含笑冷眼看着来回不断穿梭于回廊之下正为温敏敏奔波的婢女。

如同她当初被劫一般,整个府邸被一阵哀沉气息笼绕。

府邸的人如何看待温敏敏失踪的事温婉柔不关心,她只知道她真的丢了清白。

还记得前生她名誉受损整日躲在房中以泪洗面。

是温敏敏隔三差五到她房间用世间最虚伪的面容和最伪善的良言安慰她残破的心。

当时温婉柔真的很感动,如今对照她的下场看来,温婉柔不去说些违背良心的话做些虚伪的话已算是对她的仁慈。

其实市井一旦关于一个女子清白声誉受污的流言传开你想去澄清那只会越描越黑。

温婉柔当年侥幸被人从歹人手中救出依然清白如初。

可有人刻意抹黑,她自此声名狼藉,直到十八都无人过问亲事。

也正是那时君南尘的出现才会令温婉柔感激倾心相对,可谁知道一切不过又是一场诓人性命的骗局。

君南尘,君南尘,温婉柔默念着这个曾经于心中镌刻入骨的名字,此刻再念叨,不过轻飘飘的三个字。

如此刻阳光洒落光线中扬起的灰尘,微不足道。

只是那么一个仰头望着廊外疏漏阳光的恍惚,双眼阴沉骇人的永乐公主已悄无声息走到温婉柔的面前。

她察觉到如阴霾般令人窒息的沉闷之气,抬眸只见永乐公主如鬼魅般带着仇怨咬牙切齿的模样,温婉柔警惕后退冷笑。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继母毒辣,害她母去黄泉,诛她心,杖毙之痛,永生永世不能忘怀!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她要把安稳现世搅个天翻地覆!她是毒蛇,誓要活活咬死每一个坏人!复仇之人,又陷入另一片沼泽地,这个俊美王爷如妖孽,真有点儿意思。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