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 > 正文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小说在线试读第14章《爱情已远婚姻还在》

发布时间:2020/10/18 20:20:34热度: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许静姿没有回答,转移了话题:“没想到顾先生还会修东西啊。”...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的原因力气变得无比小,衣柜的拉门怎么都拉不上,许静姿将内衣裤塞在自己胸前的沟壑处,双手使劲,“哐”地合上衣柜。

浴巾似乎系得不是很紧,在瞬间掉了下来,同时,卧室的门幽幽地被人打开了。

“……”

“……”

世界寂静。

顾绍珩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他只是想确认她别晕倒在浴室,没想看到这样的一幕。

两人都顿了一下。

许静姿不是像其他女人一样尖叫,而是一脸“日了狗”的表情,立刻蹲下来用浴巾盖在头上,不让自己在他面前露出半点儿皮肤。

她躲在浴巾下大吼:“怎么不敲门!”

“Duang!”

与此同时,顾绍珩立刻把门关上,莫名其妙地想,他进自己的卧室敲什么门!

他站在门外发誓,他再也不会嘲笑许静姿是男人!

之后两个人都很尴尬。

许静姿很安静,只是钻进被子里,整个人弓成虾状,头也埋在里面。

顾绍珩洗完澡出来,险些以为许静姿不在卧室,走近才看见她露在外面的短发。

顾绍珩挑眉,原来她害羞是这个样子的。

他这次没有贴着床沿,而是大大方方地躺了下来,真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许静姿一夜无梦,觉得自己靠着温暖源睡得很踏实,她好久没有睡过这么美的觉了。

微微睁眸,窗外仍旧漆黑一片。

肩膀有些凉,可身旁却靠着一个温暖的躯体,浑身都在散发着热量,还有和她相同味道的沐浴露的香气。

重要的是,他的手竟然搭在她的腰上!

真是日了狗了!

许静姿想要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移开,可刚一动作便察觉到他好像收了收手臂,嘟囔着:“别闹。”

似是呓语。

许静姿怀疑他认错人了。

她握着他的手腕轻轻抬起他的胳膊,他却敛着眉头勾着她的腰靠近自己,许静姿忍无可忍,深吸一口气……

甩开他的胳膊,一脚踹了过去!

“嘭!”

“卧槽!”

许静姿第一次听到顾绍珩说脏话,反正天黑也看不到,她咬着牙翻了个身。

刚移到床边便感觉他打开了床头灯,许静姿假装睡着,一动不动。

身后的两道光线太过灼热,似是要把她的后背盯出两个窟窿,她紧张地屏息,可那人并未再有表示,似是看了眼手机,爬上床关了灯。

许静姿的脑袋越渐清醒,她睁着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

两个人都是那种睡觉安稳的人,在老宅第一次同床共枕时并没有人越线,这几天也是相安无事。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大意,同床共枕,总有一天会发生危险,她是该尽早脱身了。

*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期间关了一次闹钟,这又被电话铃声吵醒。

她头昏脑涨,闭着眼双手胡乱摸索着,却摸到了温热的布料,她扒了扒头发坐起来,发现顾绍珩正拿着手机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许静姿不知道现在何时,也不知道顾绍珩为什么会半倚在床上看书,迷迷糊糊地以为顾绍珩拿着的是他自己的手机,又懒懒地趴回了床上。

“陌生号码,接不接?”

许静姿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他是在和自己说话,抬头迷茫地看着他,点了点头,要万一是哪个学生找她有事呢,可耽误不得。

她看到是座机电话,有些眼熟,接听前清了清嗓子:“您好?”

那端有些气急败坏:“301住户,你家跑水了!我这儿正装修着婚房呢,天花板哗哗漏水,你快回来看看!”

那是个年轻的男人,声音低沉,语气十分恶劣。

许静姿平和地道歉:“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我很抱歉,我现在立刻回去解决,请您稍等。”

“你最好快点儿!时间越长损失越大!”

“好的。”许静姿挂了电话,爬出被窝四处找衣服,走进浴室立刻换了身行头,顺顺头发就往外走。

顾绍珩在一旁适时开口:“出什么事了?”

许静姿好像这才想起他来,莫名有些尴尬,说了声“没事”,便要抬步。

顾绍珩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走到她身边:“许静姿,你是女人。”

许静姿一脸莫名其妙:“我当然是。”

顾绍珩失笑,很快收敛,板起脸呵斥:“你退烧了吗?如果晕倒在半路上,倒霉的还不是我?”

“……”

“你在家休息,我替你去。”

许静姿感觉有异样的暖流在心里流过,她低着头:“需要我亲自出面。”

“去哪儿,我送你。”顾绍珩说完,抬步离开。

许静姿看着顾绍珩伟岸的背影,眨了眨眼,嘴角轻轻翘起。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已经退烧了,瞬间感觉脚步都轻盈很多。

他们到的时候,楼下的住户在物业那里等着,双手环臂凶神恶煞地看着他们。

“你们快来看看我家被泡成什么样了!”那个男人气势汹汹地往前走,顾绍珩气定神闲地跟在后面,一副大爷的姿态。

业主没有夸张,浴室的确被泡的不成样子,吊顶被泡得湿漉漉地悬着,墙壁上被泡的面目全非,地面上还没铺瓷砖,地上跟铺了一层水泥似的,又脏又乱。

“浴室刚铺的瓷砖,现在全都废了!这些工料!你们看看这吊顶,我真他妈……”

顾绍珩雅致的眉皱在一起:“开个价!”

那人和许静姿都愣住了,许静姿拉了拉顾绍珩的衣摆,手被他极其自然地牵住。

“我不在乎钱。我是说影响心情,我这婚房,正装修着出这样的事儿,搁谁谁都堵心!”那人脸色不好看,口口声声强调,“我真不在乎钱。”

许静姿扯出自己的手,迈了一步站在顾绍珩前面一点:“真是不好意思,我非常能理解您的心情,您的损失我也会赔偿,您浴室的装修费我出,你看可以吗?”

“那必须你们出,你全责啊!我这马桶国外买的,七千,现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我这瓷砖马可波罗的……”

“我们知道你不在乎钱。”顾绍珩边说边从掏出支票,洋洋洒洒地写了几个汉字,撕下支票放在那人手中。

那人没想到顾绍珩出手这么大方:“哥们儿,我跟你说……”

“我们还要去处理自己的损失。”

顾绍珩这话说完,那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许静姿意会到顾绍珩的怒意,满脸歉意地对那人说:“非常抱歉给您带来这种烦恼。我们还不知道楼上是什么样子,告辞了。”

那人微怔在原地。

许静姿打开门,便听到水龙头哗哗的声音,她几步跑到浴室前,没敢进去,倒吸了一口凉气。

顾绍珩踩着客厅的积水,撸起袖子将许静姿拎了出来:“有工具箱吗?”

许静姿忙点头,拿来工具箱的时候看到顾绍珩正在用她的浴巾裹住四处喷水的水龙头。

“我来吧。”

“你去休息。”顾绍珩语气不容拒绝,头也不抬地处理起来。

他的衣服已经被淋湿,虽然房间中开着暖气,湿漉漉的衣服裹在身上怎么也不会舒服。

许静姿到厨房做水泡了杯茶,跑到卧室从衣橱里拿出一条新的浴巾,又想走进浴室将拖把拿出来拖地。

顾绍珩长手长脚地挡着她:“转得我眼晕,老实坐会儿行吗?”

“地上都是积水。”

“一会儿我清理,你要是感冒严重了,我还不被我妈褪层皮下来!”

明明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可许静姿心里还是止不住暖了又暖,她坐在沙发上看着顾绍珩修水龙头。

“你这房子住多久了,水龙头老化成这样。”

许静姿没有回答,转移了话题:“没想到顾先生还会修东西啊。”

顾绍珩扭头看她,额前的刘海被水打湿,他用手扒了扒,挑眉:“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没用?”

“当然不是。我以为你锦衣玉食,不食人间烟火……哦对了,那钱我明天还你,你给了多少?”

“我给女人花的钱又被女人还回来,传出去我的脸往哪放?”

“那这算是我和你的秘密行了吧,我保证谁也不说。”

顾绍珩处理完毕站起身来,背对着她,一身湿凉湿凉的气息:“算是我的学费吧。”

许静姿想着一个浴室应该也没多少钱,咧嘴一笑:“那我一定将我毕生所学全都传授给你!”

顾绍珩眼神闪了闪,垂眸遮住了所有的情绪。

他的湿衣服全都要干洗,他洗完澡出来,正好看到许静姿把衣服递给干洗店的人,轻声嘱咐着什么,那模样像极了居家的贤惠老婆。

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倾起的嘴角,边擦头边走进了她的卧室。

这个单身公寓装修得很温馨,暖黄色的墙壁,几何形状的家具,很有格调。

他半倚在她的床上,鼻尖都是独属于她的气息,心情也放松下来。手边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放着一个精致的闹钟和相框,他拿起照片一看,挑起了眉。

原来她以前是长发啊。

夏日的阳光披在她的身上,被微风吹起的发丝调皮地贴上她的唇,不知道她前方站着谁,她看着那人笑得幸福又张扬。

真好看。

她长发的模样,可真美。

不用想他也知道,对面一定是那个叫什么泽的男人,让她心心念念地想要离婚的男人。

“顾先生,喝点儿热水去去寒气。”

许静姿端着水进来,杏眼弯起,水眸盈盈。

看到他正拿着自己的照片,怔了一下,随口说道:“我上大学时照的,是不是和现在没什么变化?姑娘我永远十八……”

“丑死了。”顾先生端起水掩饰地喝了一口,烫得舌尖都麻了,在许静姿看不到的方向痛苦地吐着舌头。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

她嫁的男人不爱他,真巧,她也不爱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