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灵异 > 火葬场奇闻 > 正文

火葬场奇闻全文目录阅读第19章守阳宫

发布时间:2020/9/17 17:13:59热度:

《火葬场奇闻》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灵异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看了看她身边的中年道人,说实话,我不怕那个白衣女子,倒是这个道士让我有点忌惮。...

火葬场奇闻

我刚想叫住谢老二,但是已经晚了。他的手不断的在那具尸体上摸索,那些食尸虫根本不怕人,尽管谢老二将它们抹了下来,但很快又爬了上去。

对于尸体,我是真没什么害怕的了。那是一具男尸,看样子死了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怎么跑到这深山老林来的,就这么死在了这里。

“看来我们前面真有人。”

谢老二喃喃的说着,我心想肯定啊,这面前不就是躺着一个吗,可惜是个死人。但是想到这里,我发现了不对劲,谢老二话里的意思明显指的不是躺在我们面前的这个人。

“前面有人?”我指了指前面开始渐渐暗下来的林子,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

天要黑了!

谢老二拿了一张辰州符,丢在了男尸的腹部,很快,尸体就跟着辰州符燃了起来,阵阵浓烟和滋滋的响声传出,还带着一丝焦臭味。

“前面有个高人,我们小心点。”谢老二说完就起身,继续往前走。我看他手也没用纸巾擦,不知道沾了多少污秽,心里暗暗决定不能让他挨着我,不然真的恶心死。

我跟上谢老二问他什么好人,他就是不肯说,反而问我知道那是什么吗。我知道他指的是那具尸体,也知道他又要开始装逼,我也就很乖巧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不过我还是离了他一米远,免得被他的脏手摸到。

“那是尸眼。”

我没问也没回答,只是瞪了一眼他,免得他继续装逼。

“这玩意儿是把活人拿给食尸虫咬死,再将自己养的小鬼附在他身上。这样既可以收集一个怨灵,又可以做一个眼,观察尸眼周围的情况,有的还能瞬间移动啥的,我也没见过。”

“你意思就是说前面有个你的同行,然后还知道我们进来了?”

谢老二摇了摇头,苦笑道:“是不是同行我不知道,不过他知道我们进来了却是真的。”

其实我心里很怕,要是谢老二也干出什么杀个活人,做成尸眼的话,那我真要重新认识他了。

“旁门八百,左道三千,遇到同行,还真比较难。”

“那你属于哪一门,哪一道。”我问道。

谢老二清了清嗓子,道:“鬼道。”

我浑身一个激灵,看了看谢老二的侧面,不知道他说的是鬼还是诡,但是都不像是正道!

“那他呢?”

“现在还说不好,不过似敌非友,管他呢,我还没怕过谁。”

说实话,我觉得他又在装逼,毕竟装逼这种事会上瘾的。

就在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得看不清路了,谢老二忽然又停了下来,道:“守阳宫到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谢老二停下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周围的雾气散开了不少,身上也感觉到了一股暖意,面前的视野也变得开阔了起来。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一个小庙出现在了我面前的不远处,这应该就是守阳宫了,不过我怎么看都觉得它只是一个小庙,而且还是很简陋的小庙……

要是换做以前,知道目的地到了,我肯定想都不想就直接进去了,但在我看到这个守阳宫里亮着灯的时候,我反而不敢进去了,尤其是谢老二也停着没动,眼睛死死的盯着宫门。

我隐隐猜测谢老二嘴里的高人就在里面,但是想到他的手段,我感觉还是不进去好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总不能把自己的命寄托在一个不认识的人身上吧。

见我愣在原地不动,谢老二说:“你愣着干嘛,进去啊,等什么,直接进去就行了啊。”

我心里暗骂了一声,艹,你让我先进去送死,给你探路吗?

“你怎么不进去?”我反问道。

“我?我还在和里面那位谈判,看他是个什么意思。”谢老二道。

我瘪了瘪嘴,这尼玛隔着这么远,中间还有一堵墙,谈判个鸟啊,“你快进去,你不是正统,也不是旁门左道,他不会找你麻烦的。”

我一听觉得也对,我一个闲人,对付我就没意思了。

但是我刚要走的时候,我看到谢老二的眼睛眨巴了两下,刚准备问他怎么了,他又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我摇了摇头,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我根本不懂。

他又拿下巴指了指,我这才明白,他让我把匕首给他。我拿起匕首,正准备拿给谢老二,但却瞬间感觉浑身冷得发抖,“快进去!磨蹭什么!”

我听他大喊一声,一下子懵逼了,这老小子到底要干嘛?我转身朝着守阳宫走去,这个时候天已经黑完了,我隐约听到一些鬼哭狼嚎的,但却不敢停了,谢老二说过,天黑前要进去,我没时间了。

走到守阳宫的正门,再一次证实了我的想法,这尼玛就是个小庙,听起来高大上的名字,果然内在都比较渣渣。

门吱呀一声被我推开了,里面亮着很多的油灯,将整个守阳宫都照得透亮。里面没有我想象的什么菩萨雕像,什么功德箱之类的,整整就一个空屋子,只不过屋子里有一个类似炕的台子,上面坐着一个中年人,身边还有个白衣女子,约莫十几岁的样子。

中年人手里拿着一个拂尘,很认真的在打坐,我也没准备打扰他,反而是他身边的白衣女子起身,问我是谁,来干什么。

“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说,这还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纠结了很久,我才说我叫王杰,到这里借宿的,目的是为了安葬一个朋友。

那个白衣女子也没说什么,又坐了回去。

走了一天,我确实困的不行,就着地上的谷草就坐了下来,观察着屋子里的一切。

除了灯和人,似乎什么也没有了。

我注意到那个中年道人的嘴巴不断的蠕动着,像是老太太吃东西一样。

“啪!”

就在我看得出神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声巨响,庙门忽然自己关上了,带起风,把地上的灰尘都吹了起来。我心里暗道不好,这天已经黑了,谢老二还在外面,那个狗日的就把门关了?

但是我忽然发现那个中年道人的嘴巴没动了,摆动了一下拂尘,轻声道:“无礼之人。”

我听的一头雾水,心里开始担心起谢老二来,难道他们真的在交流,最后谢老二被拒之门外,等死不成?

“我还有个朋友没进来!”我壮着胆子质问道。

那个白衣女子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道:“你可以进来,他不行!”

我一听,顿时乐了,凭什么啊,这里又不是你修的,说不让进,就不让进,哪里来的这么霸道的?

看了看她身边的中年道人,说实话,我不怕那个白衣女子,倒是这个道士让我有点忌惮。

“为什么不让他进来?”

“我师父说了,他是个无礼之人,不配进这个屋子。”

“那你们就看他死?”

我知道现在外面肯定很凶险,谢老二说了天黑的时候,这个黄坟坝的死人都可以出来乱串,到时候谢老二怕是凶多吉少,毕竟数量那么多,他只有一个人,而且唯一的匕首还在我手里。

“总该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些代价。”白衣女子旁边,一直沉默的中年道人忽然开口道,但依旧是闭着眼睛的。

我意识语塞,再说又怕激怒他,不说又担心谢老二就这么死了。

这两个人真的可恶,不就是话不投机吗,说的那么高大上,还要谢老二付出代价!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屋外也是呼呼的风声,我知道,它们来了。

火葬场奇闻

我叫王杰,一名普通的大四本科应届毕业生。在学校学的是金融专业,按理说就业应该不是问题,就算去不了银行工作,去个证券公司至少也能混口饭吃。当然这些都是我最初的单纯想法,或者说是单蠢。现在我已经二十二岁了,一个挺二的但又一个风华正茂的年纪。迫于生活的压力,我找了一份火葬场的工作。第一天报道,接待我的不是火葬场的厂长,而是火化机的操作工老李。老李四十多岁的年纪,却看起来像是五十多的,身体干瘦,脸色蜡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