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娘娘手下留情 > 正文

娘娘手下留情完整版免费阅读第6章《娘娘手下留情》

发布时间:2020/9/17 17:37:01热度:

《娘娘手下留情》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此时已经入夜,沈灵玥原本已经打算休息,得知萧承白那边有了信鸽的线索,当即没有片刻迟疑,就跟着暗卫,从沈府墙头跑了出去。...

娘娘手下留情

沈灵玥心中忽然想起一个人来,此人是她前世下嫁的夫君,当朝帝师长子顾信衡。

上辈子也是在她被周筱和沈若卉陷害与人私通之后不久,顾信衡就百般对她示好、亲进,直至最后,还强要了她的身子,逼的她不得不听从他的安排,嫁给了他。

算算时日,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

沈灵玥想到这些,顿时觉得有些心烦,手中糕点自然也就吃不下去了,只好抬头对萧承白说,“今日出来也有些时候了,我先回去,这信鸽的事情,还得麻烦你帮我查查。”

萧承白淡淡看了她一眼,然后微微点头,算作回应,接着就吩咐外面的暗卫,将沈灵玥送出了画舫。

沈灵玥离开不久,萧承白就立即吩咐人去城中调查,天将黑的时候,暗卫那边就带回来了消息。

“城西柳家,北街谢家,城门东侧晋家,墨染巷闵家,属下已经让人排查过,整个京城只有这四家驯养的信鸽,从未出现过错误,且只有这四家,才会给信鸽配上脚链。”暗卫将调查结果说了一遍,然后将一并带回来的四只信鸽,一一从笼中取出,拉开脚链给萧承白看。

等到四只信鸽全部看完,萧承白皱起眉,然后就吩咐暗卫,将信鸽送出去,并将沈灵玥请过来一趟。

此时已经入夜,沈灵玥原本已经打算休息,得知萧承白那边有了信鸽的线索,当即没有片刻迟疑,就跟着暗卫,从沈府墙头跑了出去。

“查到什么了?”沈灵玥一见到萧承白就开门见山。

萧承白没说话,只是给旁边的暗卫使了个眼色,

暗卫当时就朝门外走去,不过片刻,就领着四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沈姑娘,这四人都是城中驯鸽大户,整个京城,只有他们四家的信鸽,才有绑脚链的习惯。”暗卫和沈灵玥说了一下这四人的情况,就站到了旁边。

沈灵玥朝这四人打量,这时就听萧承白说,“他们四家的信鸽我都已经看过,无一相似。”

说着这话,他将之前沈灵玥交给他的脚链,重新还给了沈灵玥。

沈灵玥接过脚链看了看,然后就起身走到并排站在书房门口的四人面前,一一观察。

眼前这四家家主都已年过四十,一个个缩着脖子,哆嗦着双腿,应该是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连夜带到摄政王府,亦或是、有所察觉,兀自心虚。

沈灵玥观察四人片刻,才走向其中一人近前,将手中脚链拿给此人看,“王爷请你们几个过来,也并非是要为难你们,只不过是昨日,有人故意向王府院内扔了一只已死的信鸽,还附带了一封让王爷十分不高兴的信条,你们几个若是帮助王爷找到那只信鸽的来源,王爷定会好好奖赏你们。”

虽是狐假虎威,但沈灵玥发现萧承白压根不在意她打着他的名义,她自己也就不再在意这些。

将脚链一一递给四人看过,其中闵家就先开了口,“王爷,我们家驯养的信鸽都是供应城外的,根本没有在京城卖出过一只,您说的那只信鸽,肯定不是我们家的。”

闵家话音刚落,晋家家主就抢着说道:“王爷,我们家养的信鸽虽然卖在城里,但平时给信鸽戴在脚上的,最多不过一根细绳,这般小巧的脚链子,我们小门小户哪里,若是大量用,哪里用的起。”

“哼!平时在外哭穷也就罢了,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王爷面前说这些没用的。”不等晋家说完,盯着铁链看的最久的柳家家主就冷嗤了一声,说了自己知道的,“王爷,这铁链材质轻薄,做过轻巧,城中一般的铁匠铺子,只怕也不能成批做出这种脚链,依小的看,您若是想找出那只信鸽的来源,还是先让人打听打听,这做铁链的是哪家。”

沈灵玥早先也想过这点,只不过并未向萧承白提起。

“王爷已经吩咐人查过这根铁链,但整个京城,并没有一家铁匠铺子,做过这种东西,柳掌柜,你若是还知道其他,大可继续说下去,若是不知道信鸽的事,那就换旁人说。”站在一旁的暗卫影风很是看不惯柳家家主奚落人的做派,说话的语气已经变得不善。

本想借机抖机灵巴结摄政王府的柳掌柜察觉这点,顿时面如死灰,低着头朝旁边站了过去。

沈灵玥重新将四人打量了一遍,最后将目光落在尚未开口的谢家家主身上,“谢掌柜,到你说话了,你若是看出什么,尽管直说,王爷是绝不会胡乱迁怒于人的。”

“这……”谢掌柜双手交搓,一副犯了大错的样子,“倒是、倒是有那么一点眉目。”

萧承白原本是靠在椅背上的,听到这话,立时坐直身体,紧盯住了谢掌柜,“想到什么尽管说,若有过错,本王可以允你将功赎过。”

谢掌柜一脸无法言说,显然是知道了什么内情,却又不敢说出口。

沈灵玥只好央求萧承白先吩咐,将其他三家的掌柜带到院子里去,等到屋内只剩谢掌柜、萧承白,以及她自己,她才再次问了谢掌柜想说什么。

谢掌柜这才猛然跪地,实话实说,“王爷,小的也不清楚这条铁链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几个月之前,曾有一外地商户,在小铺子进购了大量信鸽,那人当时就格外对我们家信鸽脚上所绑的脚链感兴趣,还特意问,另外做的脚链是不是也可以戴在信鸽腿上,那人当时还给我看过一眼那脚链,小人记得,那外商手里拿的脚链,而苏姑娘手里拿的这只,一模一样。”

掌柜匍匐在地,几句话的功夫,就已经是满头大汗,后背湿透。萧承白已然听到关键处,于是直接吩咐影风,“先将其他人都送回去,然后你再亲自跟他走一趟,将那商户购买信鸽时所留的凭证,好好查一查。”

“是,王爷。”影风立即应声,然后猛的拽起哆嗦不止的谢掌柜,离开了书房。

娘娘手下留情

重生而归,她只为复仇而来,钱财,权利,地位,统统被她视为掌中之物,一场交易,她和他成亲,本以为一切胜券在握,殊不知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小白狼提前就设好的圈套!一个是深闺宅斗高手,一个是藏匿在朝堂的纨绔王爷,明争暗斗,鹿死谁手?“谁让你进我房上我床的?萧承白,你要不要脸?”“要,本王还想要个小玥玥,或者小白白。”?他拥着她,眉眼尽是温柔:“灵玥,只要你在我身边,哪怕天下倾覆,我也在所不惜”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