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偷吻帝国小娇妻 > 正文

偷吻帝国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第20章《偷吻帝国小娇妻》

发布时间:2020/10/19 6:44:14热度:

《偷吻帝国小娇妻》是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安然原本还有些心神不定,然而看到聂飞尘脸上的痛苦,和他这样怒气冲冲的样子,却突然笑了,心里突然有一丝舒爽。...

偷吻帝国小娇妻

  听到聂飞尘的话,安然的脸色一瞬间白了下来,他没有想到聂飞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聂飞尘有一天竟然会怀疑自己的判断,而来选择相信自己!

  安然瞬间心乱如麻,紧紧地咬着下唇,心里扭成了一团麻花,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心里更是密密麻麻的疼起来,像是有人在拿针尖在扎他的心一样。

  安然心里大惊,她被自己这样大的反应下的脸色发白,她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死灰的,她原本以为自己对聂飞尘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爱,只有恨,但却没想到,自己的心会这样的疼。

  不行,安然,你不能乱了阵脚,一定要稳住,不是早就下定决心,再也不会对聂飞尘产生任何的感情了吗,哪怕现在聂飞尘有会改的意向,你也不能动摇,你回来,不是为了跟你付出复合的!

  更何况,即使现在她动摇了,也没有什么用不是吗,反正他已经再次的否认了自己的清白,反正她也不可能再回头了,安然,你醒一醒吧,你跟聂飞尘是永远都不可能的,想到自己的父亲,想到意外死亡的聂大哥,安然原本混乱的心又再次的稳定下来,脸色也渐渐的冰冷起来。

  他回来,是来讨债的,不能够优柔寡断,更不能够心软!

  而聂飞尘看到安然苍白着笑脸,摇摇欲坠的模样,心里突然一疼。多少年前,安然也曾这样苍白着小脸,对他说让他相信她!

  想到这里,聂飞尘突然熟练了怒气,认认真真的打量着安然的表情,然后再次开口问道,“安然,你再回答我一次,不要说谎,那天晚上在酒店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

  一边说着,聂飞尘一边仔仔细细的盯着安然的脸,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然而安然早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根本没有让聂飞尘看出分毫来,很淡定的说到,“不是,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聂飞尘,你还有别的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你就先离开吧,我心情不好,不想再跟你谈下去了。”

  看到安然毫不在意的表情,聂飞尘忍不住爆发了,他疾步走到安然的面前,大手毫不迟疑的捏着安然精巧的下巴,表情阴鸷,说出来的话更像是带着刀子一样。

  “安然,看来还是我小看了你,你真是会装,装的我都几乎怀疑自己的判断了,原来根本没有什么误会,你根本就是一个贪慕虚荣,毫无节操的无耻女人!看来我以前对你的评价还是高了!”

  安然毫不示弱地冷笑,“那么真的是不好意思,让你高看我了,聂总,既然我在你的眼里这么不堪,那么就让开你那高贵的手,不要继续靠近我了,懂吗?不然你这样只会让我以为你放不下我,平添我的战绩!”

  聂飞尘大手猛地捏紧,狂暴的怒气几乎要将它吞噬,他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也有些不敢置信,当初那个单纯而羞涩的安然去哪了,为什么一切会变成今天这幅样子!

  气过之后,聂飞尘突然冷笑,猛地低头擒住安然的唇瓣,辗压啃咬,像是要把自己的怒气都这样发泄出来一样,大手毫不迟疑的摩擦着软嫩的肌肤,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聂飞尘……唔,你住口,不许动我!”

  安然苍白的脸色渐渐的染上一丝红云,却是被聂飞尘这番举动给气的。

  安然没有想到聂飞尘说动手就动手,所以没有防备,而他力气小,根本就没有办法把聂飞尘推开,这让安然气的忍不住咬牙,狠狠的在聂飞尘的舌尖咬了一口,顿时血腥味蔓延出来。

  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没有让聂飞尘放开,甚至更进一步,聂飞尘似乎是被血腥味激起了了更深层次的怒气,动作也更加的粗暴。

  安然大惊失色,尤其是在聂飞尘想要挑开他衣服扣子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狠狠地咬牙,又狠狠的抬起膝盖往上一顶,几乎是拼了吃奶的力气。

  聂飞尘瞬间放开了,他猛地往后退了两步,表情有些扭曲也有些痛苦。身体某个部位传来的阵阵刺痛,让他有些不敢相信,安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种粗暴,一点也不淑女,甚至有一些猥琐的动作,安然居然做得出来,之前那个纯洁的安然去哪儿了?

  “你,安然,你居然这样对我,安然!”

  聂飞尘愤怒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愤怒地叫着安然的名字。

  安然原本还有些心神不定,然而看到聂飞尘脸上的痛苦,和他这样怒气冲冲的样子,却突然笑了,心里突然有一丝舒爽。

  安然冷笑,“怎么对你,我怎么对你了,我不过是用一点点暴力手段,去对付一个妄图侵犯我的可恶的人罢了,聂飞尘,你要知道,在你做出这种事的时候,我就有权利自卫。”

  聂飞尘也冷笑,看着安然脸色阴沉,“安然,不要在这里跟我装什么贞洁烈妇,你是哪种人我还不知道吗?怎么,在我面前还想立牌坊吗?你不是贪慕虚荣吗?你不是想要权力和财富吗?我有的是,你想要的我给你就是了,我要你的身体,给你想要的权力和财富,各取所需,这不是很正常的交易吗?”

  “怎么,这不是你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吗?以前拥有这一切的是我哥,所以你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甚至通过我去接近我大哥,窥视我聂家的权利和财富,现在,我不过是换了另一种更简单的方式来满足你来,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怎么,不满意吗?还是说,现在我聂家你已经看不上了,嗯?眼界变高了吗?”

  安然气的嘴唇都有些颤抖,她一向知道聂飞尘说话伤人,但是每次听到聂飞尘这样污蔑他,甚至言语攻击他,安然都有些气的恨不能打他一顿,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给了聂飞尘这样的勇气,一次一次的伤害别人,却还妄想别人永远爱着他,凭什么呢。

  安然突然安静了一下,然后讽刺的笑了,聂飞尘越是这样对他,他就越能够死心,越能够狠得下心。她踏着屈辱和血肉,一步一步走回来,可不是回来跟这些人和谐相处的,以前这些人对他的所有欺辱,这些人欠她的一切,包括她父亲的条命,他都会一点一点讨回来。

  “你说得对,聂飞尘,正如你所说的,我是贪慕虚荣的女人,我喜欢权力和财富,因为权利和财富不会伤害你,还能够带给你你想要的一切,这不是很正常吗?”

  “试问世间,哪个人不喜欢这些呢?更何况,现在我已经有了一个家世显赫的未婚夫,那么我为何要自毁长城,接受你的提议呢,我即使现在什么都不做,也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为何还要选择你呢?这世上大富大贵的人,位高权重的人有的是,而其中,我最不会选择的人,是你,别忘了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一切,聂飞尘,我讨厌你!”

  聂飞尘再次后退了两步,不知道是因为安然这样毫不在乎,甚至有些轻蔑的态度,还是因为安然说的那句我讨厌你,总之,聂飞尘感觉自己心里发凉,有些不能言语。

  “安然,你……你就这么讨厌我?”

  “是!”

  安然回答的豪不犹豫,聂飞尘神色有些漠然,然后过了一会儿才轻轻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

  说完,聂飞尘转身就走了,只是步子有些慢,毕竟身体某个部位的疼痛,还没有消下去。

  安然看着聂飞尘离开的背影,神色复杂,半晌,才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上,神色冷淡。

  ……

  过了一会,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安然此时早就稳定下来了,淡淡的说到,“进来吧。”

  推门进来的是人事经理,带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那女人大概二十几岁,五官带着一种锋利的锐气,而又面无表情,所以整个人显得有些冰冷而不好惹。

  “这位是?”

  “这是新来的助理,小简家里有亲人去世,家里的老人也没有人照顾,所以干脆辞职回家了,她叫阮青青,是特招进来的,正好小简的位置空缺,他又想多学点经验,所以就安排到安经理你这里来了,安经理不介意吧。”

  几乎在人事经理说完的瞬间,安然就秒懂,所谓的特招进来的,就是没有经过层层筛选,直接进入公司内部的,一般都是有很强大的背景的,所以这个人,她不能够拒绝。

  安然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反正不过是一个助理,只要业务能力不差,谁当这个助理都一样。

  “那这样,我就不多说了,安经理你跟阮青青多了解一下吧,我先出去了。”

  人事经理见安然听懂了自己的话,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然后急忙走了出去,说实话,在阮青青面前,压力还是挺大的。

偷吻帝国小娇妻

新婚夜前男友的大哥精尽而亡,从此我被冠上狐狸精的称号……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