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血月之恋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血月之恋在线阅读第14章十四

发布时间:2020/10/19 7:56:44热度:

《血月之恋》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虽然晚膳是一起用的,这么近的距离还是止不住的思念。突然间很想再看看她的容颜,于是脚尖一点,飞向云逸的房间。...

血月之恋

第十四章

  夜凉如水,斜窗穿过清淡明亮的月光,在精细的古木家具覆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宁静中带着些许诡异的幽美。

  灯下掩映着淡淡温柔的晕黄,云逸的脸却有些苍白,但眼神还是很灵动。她毫无目的的在铜镜前坐下,拿起梳子理顺着垂肩长发,镜子中淡淡映出两个人的影子。

  “可以了吗?“云逸对着镜子里的另外一个人笑道。林忆锦不作声,慢慢的递上一张纸和一瓶药。

  云逸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就这些么?我还以为你至少得给我准备一个包袱,给我一些盘缠,要不然我自由的代价就是风餐露宿啦!“云逸转过头,轻挑秀眉,对他似笑非笑的说,”是不是太惨了些?“

  林忆锦嘴角抽搐了一下,面露尴尬道:“你等等。”说完便一阵风的出去了。

  一刻钟未到,又一阵风的进来了,还带着一个巨型包袱。云逸满脸黑线,打开包袱丢丢拣拣了一阵子,把地图和解药也放进去,绑好了包袱跨在肩上,拍拍了手,长长的松了口气,“行了,可以起身了。“

  林忆锦心有不舍,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再去挽留她,抿了抿唇还是开口道:“云姑娘……对不起!我也是不得已。”

  云逸嘴角挑起一抹笑意,这抹笑意却只是挂在脸上,无法渗入她的眸底,淡淡的,冷冷的,冷的惊心。

  你是你,不是他,不是啊!再次的相遇,就像是一场盛大的梦魇,在清醒的时候只能彷徨的捕捉到梦境里让人沉迷的记忆,但是什么都留不下。爱与不爱,留下或者离开,终将要画上一个句号。

  “我不怪你,更不会恨你!“漠然看向窗外,月华如练,寒照长夜,清辉落影悄然覆上心底,带着无尽的幽凉深黯。“我只希望,此后,永远不要再见到你!”云逸也不再说话,屋子里一下子很静。

  在听到这几个字的同时,窒息的感觉骤然充斥着他的所有,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茫然失措得找不到任何方向。心,像一直以来小心珍藏的瓷器被尖锐的棱角划到了,裂了道若有若无的口子,微妙的痛夹杂着害怕,裂缝间显现朱红的颜色,是血管中流淌的血液颜色。

  林忆锦凝视住云逸的脸,她眼中仿佛大雾弥漫对周遭万物都似若未见,他缓缓伸出手想要轻柔她的脸,却在腰际间又垂然放下,她那空洞冷漠的笑容却明明白白的在拒绝着任何人的靠近,包括自己。

  人啊人,总要在得到渴望的目标后,才懊悔付出的代价。

  悔不当初啊,悔不当初!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从来没有……

  全身都充斥着无力的忧伤,他紧着眉心,隔了仿佛一个世纪之久,才凄然的道,“走吧!”

  深夜的空气有些薄凉,湖中的荷叶上满是露水,浅淡的荷香飘荡在空中。司马茗白衫翩飞,月光下衣袂染着微黄的冷色。

  她应该睡下了吧!她的睡梦中会不会有自己呢?还会不会像在醉花楼那样的叫自己呢?司马茗俊眸澄莹如水,唇畔一直噙着浅浅的笑,鲜活了无垢雅致的容颜。

  不知何时,那颗红豆已在心底悄然发芽,无声无响地茁壮成了大树。今宵他枕着满枝浓荫,于夜深时如痴如醉地想她。想到情难自抑,想到心跳如鼓,想到他难以入眠。

  虽然晚膳是一起用的,这么近的距离还是止不住的思念。突然间很想再看看她的容颜,于是脚尖一点,飞向云逸的房间。

  手在房门口想敲下却又止住了,会不会打扰她了?司马茗嘴角一勾,飞向屋顶,轻轻的掀开瓦片,这样看一眼就好!

  司马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嘲的笑了笑,唉堂堂的三皇子怎的干起这勾当!

  下一幕惊呆了他的眼神,倏地的破瓦而入房内,脸上阴霾一片,双眼射出冰天冻地的寒冷,幽深的不可测量,恨不得能把云逸吸收进去,“云逸,你这是要去哪里!”

  云逸被他的眼神盯的不知所措,三人都安静的站着,一种突如其来的迷茫,甚至些许的恐惧趁着黑夜悄然滋生,缠的她心中紧涩。

  “你这辈子休想离开我!”司马茗咆哮道。

  云逸一怔,忽然长叹一声,似是极为的无可奈何,瞥向林忆锦说,“拖住他!”说完便要往外走。

  “不许走……”司马茗伸手大步往前想要拦住云逸,却被林忆锦的剑挡住,身子往后一仰,站稳的同时也从腰间抽出剑来,和林忆锦打了起来。

  “站住……”司马茗边打边喊,眼见云逸的身影越来越远,“云逸,你站住……”

  云逸一路狂奔到了马厩,牵起一匹白色的马跨身而上,一鞭子抽在马屁股,马儿吃痛飞一般的往悬崖的方向奔跑,两边的风景远远的被抛在了后面。

  在悬崖边上,马儿长嘶一声停了下来,云逸快速的下来,寻找机关。身后隐隐的传来了马蹄声,他们快追上来了。

  云逸慌乱的用树枝拨动着那块写着“断情崖”石碑边上的碎小砾石,看见一个半截埋在泥土里的碧绿色翡翠,用力的按下,瞬时从石壁里射出一条铁索桥,竟是通往对面的山崖!

  云逸拢了拢肩上的包袱,用火折子点亮了火把,走向铁索桥。嘈杂的人声和马声烦乱不堪,火光映的天空也通红。

  “云逸!回来!云逸,我命令你马上回来!”司马茗大吼,他的面目映照在火光中如影似魅,却清晰的分辨出那被怒色染的通红的双眼。云逸置若罔闻,小心翼翼的看着脚下,坚定的往前走,还有几十米就到对岸了!

  “逸儿!”云天颤抖的一声呼喊,焦急恐惧混成一体。即使那声音不够十分响亮,可还是在云逸心底炸起一道惊雷。

  “哥哥”云逸回头看了看云天,咬牙喊道,“保重!”复又看向满眼痛色的司马茗,一丝丝的疼痛,不够锋锐,却慢慢在心底最深处,泅开沉郁的钝痛。三皇子,对不起!”转过头,继续往前走。

  “收起你的对不起!我不要!”司马茗从马背上飞升至铁索桥上,突加的重量立刻引的铁索桥晃动起来,云逸也随着晃动,脚下的步伐不稳。突然,脚下一空,身子猛的往前倾,竟是往崖底坠落!

  “云逸!”司马茗拼尽全力飞至她的身边,扑倒在铁索桥上,长手一捞,却只抓住了云逸的衣襟。

  “嘶——”裂帛的声音在云逸的心底化开一道深深的恐惧,伴随着“啊——”的撕心裂肺的叫喊,云逸身如断羽飞向崖底,急速向桥底坠去。

  “不——你不能……回来……回来!”任凭司马茗的呼喊,云逸的身影还是渐远渐杳,一瞬间便消失在司马茗的眼前。

血月之恋

她失恋而穿越,遇见命中注定的他:他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她一声不响消失;他对她情深意重,却只能按捺心中:他一眼沦落了心,却只能扼腕长叹;他狠心下毒助义父报仇,为了他却放了手;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不料横生枝节,由此失了心断了爱,结局如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