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科技强汉 > 正文

科技强汉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0章第十一回孤峰

发布时间:2020/9/17 17:52:56热度:

《科技强汉》是一本古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啊呜……”来到山顶那一刻,一声长啸在卫乙喉间不自觉地发出。他站在山巅,向群山眺望。...

科技强汉

  卫乙和赵芜二人这才从刚才的亲密中恢复过来。经拓拔鹤提醒,他们也仔细观察周围,这才发现问题的严重。

  在这延绵的深山之中,真可叫抬头不见天日,没有任何可以判断方向的参照物。这种地方,即使当地的老牧民,也要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因为稍不注意就会迷失方向。而像卫乙他们从没来过这种地方的生人,是断不敢进来的。这比死亡沼泽还要恐怖十倍。

  赵芜一念及此,当时就急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如果陷在这里,不但找不到那怪老王,连出去都难了,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的。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耍性子的。”赵芜是个知性的小女,一想到是自己的过错,便又哭起来。

  卫乙却要平静得多,他似乎还没有感觉到死亡的威胁,只听他道:“芜儿别急,我觉得我们可以出去的。”

  经这几天的历程,赵芜越来越相信卫乙的话是真的,她心目中过去那个软骨头形象正在消失。自从她把琥珀笥交到卫乙的手,似乎这神器的频率真的和卫乙发生了共振,卫乙不仅感觉越来越好,他理智而有担当的性格也慢慢地显露出来。所以当卫乙说他并不着急时,赵芜也安下心来。

  卫乙解释道:“是这样的,等一会儿天逐渐暗淡下来,北极星升起的时候,我们就能准确地把握自己的方位了。”

  芜、鹤二女茫然地摇头,匈奴人连自己的文字都没有,他们当然更加不知道“北极星”是什么东西。汉人的天学知识,并没有传到匈奴来。当然,对于重生的大匠乙而言,寻找北极星对他来说,并非太困难。

  赵芜则诧异地问道:“北极星是一颗星星吗?天上那么多星星,哪一颗是北极星啊?卫小乙是怎么知道的?”

  卫乙见赵芜又流露出她本来的求知欲,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这才笑道:“当然是听苏老头教我的。他说,我们要先确定一个仰视的角度。这个角度跟所在地的南北有关,在汉朝仰的角度就小一点,在北海则要大一些。如果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大约这个角度应该是这样……”

  卫乙一边说,一边托着赵芜的下巴往上翘,续道:“有了角度之后,在这个角度范围环顾四周,会找到一颗最亮的星星。这颗星星即使在太阳还没下山时就能看到,而且不会随着太阳一起运动。这就是北极星了,它所在的方位,就是正北方。”

  恰巧,此时正是太阳西沉,天色逐渐变暗的时候,天上的繁星若隐若现。在那众多星辰中,卫乙仔细观察,很快就辨认出了北极星的方位。

  于是,便改由了卫乙在前带路,看着北极星一路往山顶的方向走。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天已完全黑下来,三人终于来到山顶。

  “啊呜……”来到山顶那一刻,一声长啸在卫乙喉间不自觉地发出。他站在山巅,向群山眺望。

  与此同时,是芜、鹤二女的惊呼:“哇喔!”

  因为山顶的奇景,让三人真正的震惊了。

  在对过,有一处耸然独立的山峰,像一支毛笔一般,孤零零地站在这群山之间。而在那山峰的顶端,则有一间不小的汉朝式的宅院,岿然立于那座孤峰之上,映衬在夕阳之间,竟是那样的挺拔坚韧、傲然于世。

  是何等样奇特的主人,才会在这样独绝的境地,安下自己的家园?

  一股苍凉之感在三人心中油然而生,还没见到主人,他们心中已被彻底地征服。因为,这间房子,已真正与大自然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满眼望去,伴随它的,是落日孤鸿,是群山环伺。它融入自然,成为这里唯一的王者,让所有山峦做自己的臣民。没有阿谀奉承,没有小人冷箭,它只淡然于世。

  赵芜看着这奇景,长吁一口气,道:“卫小乙,这间房子的主人,一定是造物主,对不对?芜儿记得一首诗,是我义父写的,正好能称赞此景哩。”卫乙回头看她,满眼期待地道:“芜儿会吟诗呢?那一定要来一首。这样的美景,若没有诗文赞美,可不是糟蹋了嘛。”

  赵芜经卫乙鼓励,像是徒增许多信心,便低头沉思起来。不多时似乎回忆起来,就听她幽幽地吟道:

  壮哉孤峰岭,天地共奇玄。

  森森多峭壁,浅浅少泉源。

  石皆呈魅影,草尽现缱绻。

  怪老是智者,乐叟居此山。

  借得神斧手,成就鬼才篇。

  松间饮美酒,月下脱尘凡。

  醉为造物主,醒作谷中仙。

  不知何所欲,我自在悠闲。

  卫乙听她吟完,不禁赞道:“妙哉,这山如此出凡脱俗,再配上日逐王这首诗,真是不枉此行啊。”

  旁边拓拔鹤却泼冷水道:“小乙还是先想想,我们怎么才能过到对面去吧?这路都没有,只那几根麻绳,如何能过去?”

  她一边说,一边手指着旁边一棵大树。原来树上挂着一根长长的麻绳,足比一握还粗。可是,麻绳只是独独地垂着,并没与对过什么东西连起来,更不可能通过麻绳攀援过去。

  卫乙皱眉看着这情况,是啊,从这边山顶望过去,到那孤峰足有几十丈。中间没有路、没有桥、没有任何联接。下面是真正的万丈深渊,让人一看,便不自觉的心下生怯。别说拓拔鹤还没有到轻功顶级高手的武功,就算有,她也无法带着两个不会武的人跃过去的。还得想别的办法。

  卫乙有些迟疑道:“那房中的主人一般都是怎样过去的?”这地方如此险绝,且不论当初这房子是怎么造的,便是要每日往返,也很难让人想像啊。

  赵芜走过去检视了一番那垂着的麻绳,想了半天,忽道:“卫小乙看这绳端,好像有被啃过的痕迹。”

  “啃过?什么东西啃的?”卫乙也过去看了看,的确如她所言。

  赵芜又回头,朝天上望去。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几声鹤鸣,她听到这声,立即了然,便笑道:“嘻嘻,拓拔鹤,那不是你的姊姊吗?”

  拓拔鹤听她笑话自己,正要发作,赵芜抢道:“我猜对面飞的那几只鹤一定是那房中主人养的。鸟儿可以把这麻绳从这边刁到那边去,然后再绑在什么地方,就可以顺着绳子往返了。”

  卫乙随她指示看过去,对面的确有一个大的凹槽,必是绑麻绳用的。鹤是一定被训练得很听话,主人一声哨响,它便随时将麻绳传递。很显然,自己这三个人,是使唤不了这些鹤的。

  不过,赵芜这小女倒是真有办法。卫乙还在犹豫的时候,她已经找了两根大树,对着对过那个凹槽比划起来。卫乙一看她的动作,立时明白过来,她这是要用那两棵树做成一个弹弓,利用树杆的弹性力,直接把麻绳弹过去!

  赵芜一面比划,一面又唤拓拔鹤:“快把你的剑绑到绳头去。用你的剑当个钩子,只要能钩住那个凹槽,绳子就能固定在那边了。”

  拓拔鹤也不多说,就照着她的话一一做了。这时,赵芜已经将一个巨大的弹弓做好,又让卫乙最后确认方向是否准确。卫乙的眼力也不弱,伸着手仔细比划了半天,确认赵芜调整的方位没错。于是,三人便共同使劲,将一头绑着剑的麻绳狠狠地弹到了对过。绳头的剑,果然紧紧地嵌进了凹槽,将麻绳连在了两边山顶之间。

  麻绳在两头的固定方位似是经过了对过主人的精心设计,是从上到下刚好有一个斜度。卫乙抬眼望过去,对过的另一个棵大树上,同样绑着类似的麻绳,而己方这边,则也有一个凹槽,想来,若要从那头回来,则可反其道而行。

  于是,三人齐动手,收集了大把的树藤,制成三条绳环套在了手上。制作完成,三人互相对望了几眼,卫乙见拓拔鹤要发话,便抢先说道:“这种事,当然是男的先来。”说罢,便将绳环套在了麻绳之上,然后他脚下一用力,身子立即顺着麻绳滑了出去。

  麻绳的斜度确是经过了精确计算的,并且麻绳上也抹了桐油。卫乙滑行速度既不快也不慢,就这样晃晃悠悠到了对过。

  刚一到,卫乙还没来得及脚踏实地,就听见了一阵女声:“奴婢恭迎公子大驾。”卫乙转头去看,旁边站着的,正是山门处那个三胞胎女兄弟。

  

科技强汉

街头长大的真龙天子、让匈奴人跪地称臣的汉宣帝,率众归汉、坐拥绝色美人的呼韩邪大单于,号令西域诸国、横扫大漠的西域之王郑吉,当这些人都拥戴同一个老大,这个人会演绎怎样的传奇?  汉秉威信,总率万国,日月所照,皆为臣妾。汉匈之战最光辉的一幕,人们只记住了封狼居胥。但又有几人知道,真正打败匈奴的,是那个一心屯田的皇帝和他的麒麟阁十一功臣。  为什么用“十一”这样奇怪的数字,而不是“十二”?难...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