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 > 快穿之寡妇很疯狂 > 正文

快穿之寡妇很疯狂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7章车内独处

发布时间:2020/10/19 5:27:44热度:

《快穿之寡妇很疯狂》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穿越类型小说,主要讲述:众人这才一个个开始冒冷汗,还好刚才他们没有轻举妄动,要不然现在说不定就脑袋不保了。...

快穿之寡妇很疯狂

不知来者是谁,但是顾维绅身上的那种矜贵气质,和生人勿扰的煞气让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自家的祠堂被外人闯入,说出去实在是没面子,王振标壮了壮胆子,强装镇定道:“你是谁?你可知道你闯入的是王家祠堂!”

小厮的棍棒还在高高举着,顾维绅慢悠悠地踱步走到林清面前,俯身低声道:“让你受苦了。”

语气温柔的好似一汪泉水,整个俊美的面容放大在林清面前,眼睛深邃地又像是无尽星空,林清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呼吸一滞。

顾维绅伸出一根手指,拨了拨小厮依旧举着的棍棒。

“你!”小厮作势发威,咬牙切齿地将棍棒一抬。

顾维绅眯了眯眼睛,威慑的光渗地小厮浑身颤抖,不知不觉地就将棍棒扔在了地上。

“起来吧。”顾维绅伸出手,半弯着腰,眼皮往上挑着,看人的眼睛带着笑。

怎么看都不像是刚刚把人家吓傻的骇人模样。

“你干什么?这里岂容你放肆?”王振标见人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面子里子都没了,急冲冲地吼道:“赶紧给我把他轰出去!”

祠堂里王家男人们的脚只是迈了一步,就只听见齐刷刷地哗啦一声。

祠堂外,等候着的顾家军的刀剑已经出鞘,寒光一闪,晃地让人不敢睁眼。

王家的男人一个个就此愣在,原地动都不敢再动一下。

顾维绅对周围的任何事情都不曾理会,对着林清轻声又道:“还能起来么?”

刚才还在压着林清的人慌张地松了手,又觉得这样做也不对,笨手笨脚地想去扶人,被顾维绅轻飘飘的一个眼神扫了回去。

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林清莞尔一笑,“谢谢。”

说完,林清自己就从长条凳上蹦了下来。

动作洒快,在外人看来女人这样的举止就是轻浮,可是在顾维绅眼中却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我顾家的救命恩人,我带走了。”

一同带走的还有躺在地上被人诬陷与林清有jian情的小厮。

看那小厮还有救活的机会,林清赶紧让人找来银针,帮其护住心脉。

自始至终王家男人都不敢再阻拦。

“顾家?哪个顾家,我怎么没听说哪家望族有个姓顾的?”王振标纳闷并且懊恼,说不定是什么鱼目混珠的杂碎,在他这里装权势来了,想不到他居然就被糊弄住了!

有人想了想,倒吸一口冷气,“顾家!天,不会是之前说要来昌明镇省亲的那个顾家吧!”

“是从京城来的顾家!二十年前嫁入王府的那个李家大小姐,近日说要带着世子回娘家省亲!”

“那刚才这位便是顾世子了?”

众人这才一个个开始冒冷汗,还好刚才他们没有轻举妄动,要不然现在说不定就脑袋不保了。

只是这林清怎么攀上顾世子的?

外面天寒地冻依旧飘着雪,哈气成霜,林清只穿了一件单衣,头发凌乱,实在狼狈。

在古代,女子这样出门大概会被说成是娼妇吧。

下一秒,一件还带着体温的貂绒风衣,便劈头盖脸的裹了过来,将林清围了个严严实实。

忽然又是一阵失重,天地晕眩,林清没忍住嘤咛了一声。

“你现在还是不好让外人看见,我也是为了姑娘的清誉着想,失礼了。”

她被人腾空抱起!

这样才是毁她清誉好吧,林清叹了口气。

马车里放着炭盆,点上了檀木熏香,落脚的地方是厚厚的羊绒毯子。林清被抱进马车里,热地她努力挣扎,这才露出一个头。

她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正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

“多谢。”林清被人看的发毛,讪讪的道谢。

顾维绅追着她的眼睛,想要同她四目相对一般不依不饶。

“不用客气,要说谢,还得是我顾某人。你救了家母,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林清眼神飘忽,脸颊绯红,“医者救人,天经地义,不用谢我。”

见林清这样的娇羞模样,顾维绅这才满意的收回自己的目光,顽劣的一笑。

“家母的病恐怕还需要林姑娘多多费心。”一句话,便说清了救她的缘由。

林清点头,“自然。”

是怎么知道她的身份的,林清不想过问了。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打听一个人的来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此时行人很少,只有车轮压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车内更是安静。林清有些局促,这个男人总是给她一种压迫感。

顾维绅懒洋洋地靠在软塌之上,把玩着手里的扳指,偶尔撩撩眼皮,瞅上一眼眼前的人,见她不自在的样子,着实有意思。

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停在庄严气派的府邸面前,大门口早就有人等候,林清一下车就被人手里塞了一个汤婆子,而后又是被腾空抱起。

头上蒙着披风,林清什么都瞅不见,只听见碎碎的嬉笑声。

“我还是第一次见咱们世子抱姑娘,嘻嘻!”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

“多嘴多舌!”

被管家训斥了,小丫鬟这才吐着舌头跑开,赶紧地伺候林清洗漱去了。

房间已经安排妥当,木桶里是冒着蒸汽腾腾的热水。

顾维绅放下林清,道:“你先洗漱一番,稍作歇息,家母还在等你看病。”

“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吧!”林清扯下披风,有些着急。想是老夫人的病情不好,要不然顾维绅也不会这样大费周章地把她从王家祠堂里救出来。

顾维绅按住她的肩膀,浑厚的手掌宽大温暖,“不用着急,家母恢复的很好,只是需要林姑娘的调理。”

“哦。”林清这才放心。

林清将自己快速地清洗干净。

只是当她掀开屏障走出去的时候,十来个丫鬟手里举着托盘,架子上摆满了绫罗绸缎,锦衣玉服,林清就不知道这是为何了。

“林姑娘,我们世子说了,你喜欢什么就用什么,通通赠与姑娘,谁叫你是我们老夫人的救命恩人呢?”小丫鬟举起了金步摇,翡翠耳环,又道:“这可是当年皇上赏赐我家老夫人的。”

“南海的珍珠项链,西域进贡来的玛瑙手镯。”

“这锦衣上的刺绣可是蜀绣,价值连城呢!再看……”

“停!”

听地林清有些头大,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珠宝首饰展。

林清在梳妆台前坐下,道:“帮我梳个简单的发髻,就用我之前的簪子就好,衣服就要那套。”

林清指了指,是一件白云锦,上边有着腾云绣纹,大方得体。

众人面面相觑,小丫鬟怯生生地问:“是姑娘不喜欢么?我家公子说了,要是您不喜欢,我们再换别的。”

“不用,太繁琐了,也太累赘。”林清淡淡道。

小丫鬟叫秀儿,只好点点头,不解的说:“好吧。”

既然老夫人已无大碍,只是想要让她调理,那她可以先去办要紧的事情。

被一同带回来的“奸夫”虽然被林清用银针护住了心脉,如果救治不及时,恐怕就是神仙也是无力回天。

顾维绅派人从宫中请的御医,今日正好紧赶慢赶的到了,想着如果找不到林清,张御医也可以帮着老夫人调养一二。顾维绅想先让林清洗漱干净,暖和暖和身子,又怕小厮撑不过去就死了,于是就派张御医先去照看那小厮。

“奸夫”叫做刘胜,是王家看门护院的小厮。此时他呼吸微弱,若不仔细辨别,恐怕以为是个断气已死之人。

“林姑娘,这人恐怕是已经死了吧,我瞧着都不喘气了。”秀儿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就不再多看,那人血糊糊的一片,太吓人。

经脉已断,就算是救活了也是废人一个,张御医连连摇头,“不行了,太晚了,人救不回来的。”

林清铺开银针,淡然道:“有的救。”

“真的么?”秀儿摇摇头,“你相信么?我是不信。”她问向身后的几个丫鬟,众人也是连连摇头。

虽说林姑娘救了老夫人,但是像神仙一样的有起死回生之术,还是不能的吧?

“我说有的救,就是有的救。”林清捏起银针,热火炽烤,开始消毒。

几个字,语气平淡,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关公门前耍大刀?张御医怒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你一女子在这里信口开河!好狂妄!你可知道这是世子交由我看管的,如果这人死了,你我都难辞其咎!”

林清抬头笑,“老爷爷,稍安勿躁。若人死了,世子定不会怪你,放心。这人是我带来的,生死也有我来定。”

张御医被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胸脯子剧烈的起伏,再怎么说他也是太医院的院首,一个乡村野妇,也敢和他叫嚣?

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张御医冷眼看着,他到要看这小小女子是怎么吃瘪的。

快穿之寡妇很疯狂

天啊!为何她每到一个世界都是寡妇?生葬、祭祀、尼姑庵……为何受伤的总是她?没关系,她自带虐渣体质!谁对她不好都没有好下场!打得众人的脸啪啪响!重点还一波波小鲜肉小狼狗集体示爱要娶她?她不解,“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们不怕么?”众男子,摇头,“不怕!”某男自愿给她挡桃花,死死缠上她,“你救了我,我要报恩。”“喂喂喂!你报恩就报恩,你抱我做什么!”“宣誓主权!”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