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誓要为后 > 正文

誓要为后全文免费阅读第15章进宫面圣2

发布时间:2020/9/17 17:15:10热度:

《誓要为后》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董舒颜舒服地歇了歇脚,不忘从腋下掏出一张丝帕来替父亲擦擦额角的汗,董绍林伸出胖胖的手来接过董舒颜巾帕道:“我自己来。”...

誓要为后

接下来的日子,董舒颜咬牙坚持,势必要以最完美的姿态去见皇帝,以免被人小瞧了董家。

面圣的日子总算是到来,这一日天还没有亮,董舒颜便起了身,迅速穿戴好,坐在梳妆镜前让丫环小莺为自己好好梳装打扮。

十三岁的董舒颜有着一张稚气的脸,五官却有着惊人的美貌,平时从不轻易以女儿身出现在人前,那小身板虽未长开,可也已有了曲线,只要再过两年到及笄之龄,就绝对是一位绝色美人,要知道她这年龄进宫的女子可是大有人在,只因父亲平时惯着,养成了她似野马般的性子,书院的先生从没管住过她,唯一让她畏惧的朱叟又早已离开,她就更不怕了。

最近几日为学规矩吃了不少苦,董舒颜所以能坚持就为了董为卿那句重新投胎给激的。想她董舒颜也是有志气的人,怎能让董为卿那臭小子看轻,她就不信她做不到,不就是装淑女嘛,只要在皇宫里面好好装一回,还难不倒她。

一张莹白俏脸,蛾眉淡扫,形似弯月,如星明眸,熠熠闪光,樱唇微启,唇角微扬,乌黑的发挽作松松的髻,插入一支鲜艳欲滴的红色牡丹,再饰以别样的小饰物,身上一袭上好淡黄色软烟罗制成的大袖衣,领口交叠饰以彩色滚边,下身系一条绯红石榴裙,随走动间摇曳生姿,煞是好看。

当这样打扮得宜,装束妥当的董舒颜站在董绍林和董为卿及众家丁仆人面前时,所有人都惊讶于平时疏于打扮的大小姐竟有如此美丽优雅的姿容和气度,真是不得不说,规矩自有规矩的好处,可以让一个野丫头也有成凤凰的时候。

一身锦衣华服的董绍林捋了捋翘胡子,小眼睛笑得眯成了缝,对众人道:“今日我要带着小姐进宫面圣,你们好好在家看着少爷,不要让他出去瞎混,知道了吗?”

众家丁仆人口里称是,董舒颜不忘给董为卿扮个鬼脸,仪态尽失,董为卿暗暗替她捏把汗,装淑女始终是装的,希望她去了宫里不要太失礼。

想到这里董为卿便不再言语,只是拿眼偷瞄了一下自己老爹肥胖的身形,董老爷却并未看到两个孩子的眉来眼去。

话毕,董绍林便昂首阔步地往府院大门走去,董舒颜则亦步亦趋地紧跟其后,不敢有丝毫马虎。

出得府来,两人分别乘上两顶华丽的轻质小轿,晃晃悠悠朝皇宫方向进发,董家住家皇城东面,离皇宫有一段距离,两顶轿子走在清晨的大街上,耳边能听到街边卖吆喝买卖的声音,无数家标有董记字样的店铺也在行进间路过,董绍林真想下轿去看看铺子生意如何,可今日见皇上是大事,他也不得不老老实实让人抬着不去想生意上的事,哪怕今日就是少查看一天铺子,这皇上也是必须要见的。

来到皇城下,轿子停在边门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去通报的小兵领着皇宫中的内侍出来,董绍林和董舒颜才相继下轿,随着那着一身褐色太监服,手执拂尘的内侍朝皇城里走去。

这皇宫可不比董家大院,地盘大得惊人,光是走进城门,看到的广场就够宽大的,董舒颜从未进过皇宫,难免被这大大的地方惊到,怪不得说皇家气派,真是从住的地方就可以体现出来,两人跟在内侍的后面,不敢随意出声,路上见着什么人,在内侍的指点下,两人便跟着一起行礼,直到穿过一群宏伟的宫殿,进入了一座花园式的地方,那内侍摇指苍松柏翠掩映的一座小亭对父女俩道:“二位先去那里等候,皇上正在更衣,一会儿便召你二人面圣。”

“有劳公公费心。”董绍林深深一揖对内侍行礼道,董舒颜跟在父亲身后亦屈膝作福状。

待到那内侍走了,董舒颜也将小身板挺起来,大大舒口气,这一路上走下来,看下来,还真是被这里给震住了,那么大的地盘就住着皇帝一家,实在是够奢侈啊!

伸一伸刚才作福弯下的腰,董舒颜双手反叉着腰往太监指的小亭方向走去,亭子不大,四根绿漆木柱,红色琉璃铺顶,四个檐角飞翘,亭下木柱由四个雕有兽纹的石墩垫底,亭内则摆放着石桌子和四个石墩,均饰有繁复的水草和兽纹,走了小半天,董舒颜感觉脚微微有些发疼,便也不顾是在什么地方,跨进那写有“静心”二字的亭子里,坐在石墩上歇脚。

董绍林紧随其后进了亭子,也坐在了石凳上,肥胖的身躯裹着墨蓝色福字团纹锦服,汗水便顺着鬓脚向下流。

董舒颜舒服地歇了歇脚,不忘从腋下掏出一张丝帕来替父亲擦擦额角的汗,董绍林伸出胖胖的手来接过董舒颜巾帕道:“我自己来。”

董舒颜也不再坚持,目光看向这亭子周围。

这里应该是个花园,占地颇广,碎石铺成的小路蜿蜒其中,却是四通八达,园子里种着各式花草,有名贵的,也有极普通的,园内遍植古柏老槐,绿树成荫,远远还能看到一座假山,上有晶莹闪烁,原来竟是有水从那山间流淌下来,想来那里一定很凉快。

董舒颜被那水流吸引,想要去那里看一看,是怎么一回事,便也不顾走得脚疼,三两下朝那假山走去。

董绍林在后面警告她不要到处乱跑,可董舒颜岂能将他的话听在耳里。

这座假山果然漂亮,山高约有丈于,怪石嶙峋间,却有一条小路嵌在其中,可以任人攀爬上去。,站到那最顶端,一股水流从假山的最顶端冒出,流经突起的石头时,便被分作几股流下,落到假山脚步下的水池里,形成一汪清泉,泉水里还种着青翠欲滴的蒲草,略宽的草叶伸展在水面上,郁郁葱葱,看得真是喜人。

董舒颜最爱这样的美景,自然欣喜地看个仔细,看那细流从山间流淌下来,如闪光的白练,真是好看极了,忍不住,她便蹲下身来,挽起袖子伸手触摸那沁凉的泉水,感觉到由内到外的凉快,就在她玩水玩得不亦乐乎时,不曾想一个身影慢慢向她靠近,未等她有反应,那人从后背猛力一推,董舒颜就“扑通”一身滚落水池里,那池水并不深,只及膝部,可董舒颜是侧身滚落,半个身子浸入水里,湿了衣服不说,连头发也有大部分沾到水,红色的牡丹掉落,浮在水面,池边传来一个爆笑声:“哈哈哈……你是哪宫的宫女,这么笨,瞧你那倒霉样。”声音带着童稚,却放肆无礼。

董舒颜从水里起身,回过头来看着推她下水,同时也是此刻说风凉话的人——一个年约十岁的男孩。

那孩子站在池塘不远处,双手叉在腰间,头上束着金冠,脸庞略圆,下颌高昂,束冠的金绳随着他的笑声在颈间轻晃,一袭玉色绣蟒纹锦袍,腰间束玉带。

他的笑声如此刺耳,把本就泼辣的董舒颜气得火冒三丈,站在水池里便不顾形象地开骂:“唉,你谁家的小孩?这么没礼貌,敢推我下水,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董舒颜可不是好惹的,这么大的亏让她吃了,岂能白吃,也不管身上还滴着水,董舒颜一撸袖子,撑着池边便上了岸,她一步步朝小孩走去,那小孩从未见过有人被自己推下水,还敢爬上岸对自己瞪眼的,脸色也变了,再也笑不出声。

这回换董舒颜露出得意的笑容,恰在这时,那个领董舒颜进宫的太监却突然出现在一旁的小路上,对她大喊道:“董小姐,不得无礼,还不快见过九皇子。”说完,那太监率先跪倒在小孩身边,口中道:“奴才小林子给九皇子请安。”说着,便扯着董舒颜的衣角,示意她跪下。

骄傲如董舒颜,才吃了这小皇子这么大的亏,她那会服气,昂着头,董舒颜就是不跪,任凭那太监怎么扯也无济于事。

那太监只好自己跪在原地,不敢起身,心道,这董家小姐真好本事,才进宫就敢对皇家不敬。

“哼,皇子就了不起,就可以随意欺侮人,我今天可是来见皇上,瞧我现在这样子,还怎么见皇上,你说,你该怎么赔我?”

董舒颜本是双手环抱着胸,鼻孔朝上说着这番话,说到气愤处,她真想上前给那小孩一下,可还是忌惮于对方的身份,没敢动手,但要让她给他跪拜,那是万万不能。

那跪着太监也回话道:“董小姐说的没错,她今日却是来见皇上的,可现在……”

“哟,九弟,怎么又跑”长春园“来玩了?今天又是谁倒霉了?”一个声音从水池另一个方向传来,董舒颜一见来人的服饰,与九皇子相近,且他口中称那小孩为九皇子,便知又是一个皇子。

今天倒是热闹,皇帝没见着,皇子倒见了几个,却不知这又是几皇子。

那小孩一见自己的皇兄来了,便朝那人喊道:“七哥,快救我,这女人好凶啊,她还想报复我。”小孩脆生生地喊完,便往来人身边跑去,还不忘恶人先告撞。

“明明是你把我全身弄得湿透,你还敢说,我要报复你。”董舒颜真是气得火大!

“放肆!你这是和谁在说话,敢如此大呼小叫!”七皇子慕晨清架势十足,倒还真唬住了董舒颜。

“你且起来回话。”慕晨清对跪在一旁的太监道。

听得皇子的命令,太监从地上站起,躬身侍立一旁。

“你说,她是谁?”七皇子问道。

“回禀七皇子,她就是今日皇上要见的董家大小姐。“

誓要为后

如果爱情抛弃了你,在这深宫里只有你一人了,至少权力可以让你觉得自己还活着,那么就努力去争取,坐上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宫主位。看一个女人如何在后宫与朝堂上一较高下,爱恨纠缠,起起落落,浮浮沉沉,道一句:“相濡以沫,何如相忘于江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