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倾绝宫主 > 正文

倾绝宫主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5章邀约

发布时间:2020/9/17 18:38:55热度:

《倾绝宫主》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琉璃换上黑色短袖紧身T恤,修身牛仔裤,舒适的球鞋,越发匀称的身材让她在镜子面前臭美了一番,把如杂草般疯长的头发梳成一根马...

倾绝宫主

  “舅舅,这次错对不在于我一个人说了算。”捧着电话来回踱步,凯文无奈的在越洋电话里头解释了无数遍违逆父亲缘由。

  他撂下一摊子的事情,气的那方家老头子本来是装病,这一来算真生病了。

  一通电话也没任何结果,凯文无奈的把手机甩到沙发上,径直从冰箱里取了瓶冰水一口气饮尽,来驱散自己内心的郁闷。

  凯文在琉璃小区租借一套公寓,着实的放下了身段,开始他的追美计划。

  女人真是世界上最为怪异的生物,以前那些莺莺燕燕整天在自己面前飘来飞去,他可从没有这般讨好过一个女人,可真到自己想要去亲近时候,却如此束手无策。

  回到申城第二天一早,连日阴霾的天气终于放晴了,害羞的太阳慢慢的爬上天空,没有散发强烈的光芒。温柔的微风挑逗着碧绿的柳枝,处处洋溢着清爽的气息。唯有那知了大煞风景依旧窝在枝头乐此不疲的鸣叫着。

  手机晃动着筛糠般的身体,一遍又一遍的哼着“来电话了,来电话了。”

  在响过N遍后,琉璃不得不的接听电话,她想知道那个白痴打断她好梦的。

  “谁呀?”琉璃慵懒的问着。

  “你,醒了吗?”电话那头那般很小声的问道。

  “你管我醒没醒,一大早你找谁。”闻言愤怒的火苗升腾起来,丫的刚在梦里举起筷子就被惊醒了,好好一顿美食成泡影了。

  “找你呀!”

  “我不认识你,说,你是谁?”

  “猜猜看我是谁?”凯文一脸玩味,原本的紧张驱散了,他的心放松了,所有决定故意逗逗她。

  “嘟、嘟、嘟”随即电话那头那位大小姐直接撂下电话,一点面子也不给方大公子。

  凯文愕然的持着电话久久没有放下,这不是书里写着的吗,追女孩子要浪漫,给女孩子打电话要神秘,难道书上写的都是没有经过验证的理论呀,这可怎么办呀。书上没有写对方挂断了自己该怎么处理,这可比同外商谈判还难哦。

  同时,琉璃对着被她立刻挂断的电话怒吼着“丫的脑子有病呀,没事来问我谁,你都不知道我谁打个屁电话呀。

  淑女在琉璃内心保值不多久便打回了原型,真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读多少书,性格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写的,原本香甜的梦被打断了,再好的梦都续不上了,一脸懊恼的再次咒骂那个天煞的白痴。

  电话又再次想起,清醒的琉璃盯着闪烁的屏幕,这个电话好陌生又那么熟悉,这是内心的第一直觉:“………………”无声的空白,琉璃想知道这人是谁,对方在等她提问。

  “请问是岳琉璃小姐吗?”凯文阻断了空白,用工作中的习惯用语不知所措的问道。

  “额,我是呀,你那位呀?”琉璃在聆听,怎么没有声音呀,郁闷一大早竟然倒霉的碰到个神经病呀,刚想再次挂断,那话那头传来一声冷冰冰的话语。

  琉璃一紧张,这个是谁呀,这几天我没犯错呀,难道老妈聚赌被逮住了吗,额,短暂的停顿“我岳琉璃,您是。”

  “岳小姐于本月三日在雷迪森酒店使用vip贵宾房至今未办理退房手续,所有你已经欠下巨额的费用。”凯文心里越说越开心,他不知道怎么和琉璃接触,他不想再借助柏珊,那个柏大小姐每次看到自己一副一往情深的表情让他害怕,而且每次都狠狠的讹诈他,为此自己荷包里的银子像流水一般倒出去不少,整一个把自己当羊宰的主,何况每次都没给自己办点正事。这次他毅然绝定靠天靠地要靠自己,在书店里挑了本恋爱百分百,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让这个读到经济学博士天才苦笑不已,那些闻所未闻的招数,他真有点使不上手,不得不丢开课本开始实践,第一回合就被枪毙了,只能硬着头皮在继续打,接通后他突然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说如何做,转念间灵光一现,就用上这个损招,让他欢喜让他忧,喜的是她岳大小姐知道他是谁了,忧的是岳大小姐立刻把他划分到吝啬鬼的行列。

  “啊,你是凯文。”琉璃听到这些她马上反应了过来,虽然这个人在他脑海里印象很浅,她不想把他扎入脑海中,因为她始终认为他不会在乎自己这个小角色,而她也不会成为他的女人,他们俩的交集就是秋风里的落叶,瑟瑟间落地不会再有什么联系的。

  不过她承认,凯文的帅气是独一无二的,那冷峻神态,好听的声音,太养眼了。

  “能不能轻点呀,我的耳朵都要聋了。”太恐怖了,怎么这女人的中气咋那么足呀,每次都吼的那么大声,自打自己懂事以来被那个贵族血统的母亲谆谆教导下绅士作风已经种到骨子里,绝对不会肆无忌惮鬼吼鬼叫的。

  “我不管,你要拿房租问柏珊吧,你们俩合伙的忽悠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先编排我的不是呀,我说方大少爷,你有那么多的银子,对你来说那点不就是九牛一毛吗,人家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必跟我计较呢,我想您妈妈也教诲过你,对女孩子要大度大方,将来娶了媳妇才能过得幸福,你这般小气扒拉,多显得没有大男人的气度呀,何况我本来就没打算住,是你非拉着我去的,我还没举报你诱拐少女,还有脸找我追债呀,我不管反正我没钱。”琉璃确认是凯文后气不打一处来,丫的你们俩相好,耍着我玩,一个红脸前几天捧着一堆东西来负荆请罪。呵,才没几天又来个唱白脸的,真不知道搞什么鬼名堂,然后摆出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可惜凯文看不见,不然非笑趴下不可。

  “见个面吧,这个要当面说说清楚。”凯文按捺着内心的喜悦,冷静的说道。

  “说就说,谁怕谁。”琉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约好地点凯文挂断了电话,每次听到她的声音就那么舒心,这种感觉让他显得异常兴奋,翻遍了带来的服饰都没有一件合适的,抬手看了看那名贵的手表,距离相见还有一段时间,而且他知道女人出门是需要很多时间准备的。

  挂上电话的琉璃她的心抽搐了一下,那是喜悦吗?不可以,那是柏珊的男人,一个声音在脑海里盘旋不散。

  “给柏珊打个电话,问问吧?”自言自语的说着,抬手找到柏珊的电话拨了出去。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老天真是怜悯方大公子,不然柏珊这一千瓦的大灯泡带在旁边,想想到时候方大公子脸色一定五光十色呀。

  无奈的琉璃起身开始准备径直:“那么大的人还去游乐场,有么搞错我都几百年都不去了,他丫的说要去游乐场我就要去呀,算了还是去吧万一他真的要我付房费,那我能拿什么给他呀。”对着镜子刷的满嘴都是泡沫的琉璃恨恨的自言自语,喷的满镜子都是牙膏沫。

  琉璃换上黑色短袖紧身T恤,修身牛仔裤,舒适的球鞋,越发匀称的身材让她在镜子面前臭美了一番,把如杂草般疯长的头发梳成一根马尾黑黑亮亮非常简洁利索,背上一个休闲双肩包,清清爽爽,一个漂亮阳光的美女呈现在镜子里。

  太神奇了,长发的自己多了一丝妩媚的气息,琉璃对近日来身体的变化是非常欣喜的。人家要花钱整,自己不花钱整得还很天然,哇哈哈。

  “去哪?”苏季雅看着准备出门的琉璃问道。

  “去约会呗,省得你说我是霉女咯。”琉璃已经习惯调侃自己老妈的每句话。

  “早点回来,回来吃晚饭吗。”苏季雅头也不抬的绣这手里的十字绣问道。

  近来老妈迷上了十字绣,让自己从网上采购了不少,还别说老妈的手工就是那么一流,针脚细腻图面清晰,换我估计就没那么多耐心了。

  “看情况。”声音从门缝隙里挤了近来,轻微的传进苏母的耳朵里人也消失在大门口。

  凯文在商场选了一套素净的休闲服饰,在高档的美发院修剪了一下头发,当他矗在游乐场门口等候琉璃的时候,在他不远处的各个大小美女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着。

  琉璃老远就看见了凯文,心里酸酸的想着,”切,那么招摇,到哪都爱凹造型。”当然她不得不承认方大公子帅气多金的王老五世上真的没几个,错过这个店可没这个村。

  “呸,丫丫呸。”琉璃为自己卑劣想法恶心了一番。

  凯文在琉璃给他一个挥手示意的刹那他惊呆了,“那个只能说是清秀的女人,怎么多日不见突然变得那般美丽。浑身散发的魅力让自己心跳漏掉一拍,不,他在那见过,一定见过,要想起来在那,一定要想起来。”

  悬空的月光,笼罩的光晕,飘逸的身姿,让他如刺哽喉的奇异景象,那一刻他最怕失去的她,而现在却真实的站在面前。

  琉璃发现凯文的眼神闪着异芒,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对是发现什么美女了吧。

  琉璃转身左右寻找着凯文眼里的猎物,“额,没有超姿色的在附近呀?”琉璃嘟囔了一句转身。

  “呀,你要吓死我呀!!”近距离的特写,让琉璃几乎看到凯文颤动的睫毛,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多美呀,鼻尖在相撞一瞬间俩人同时捂住了鼻子轻轻揉动。

  相对的哈哈大笑,凯文第一笑的那么放纵,笑的那么开心,这个犹如一枚开心果深深的扎紧自己的心头,他将全身心的开始孕育它,让她时时刻刻给予自己无限的放松和快乐。

倾绝宫主

人生如一场戏,命运如七彩的神话;  缘分就这般蹊跷,封锁千年的咒怨;  一份神圣的任务,重生异界仙族,仙魔之间纠缠  当个傀儡还被人算计  悲催呀!!!!  老天爷你是老眼昏花了吗,还是在存心戏弄我,  不会屈服的,你等着瞧!!!!!  哼,老虎不发威还当咱是病猫吗?  纵然我原本只是尘世间一粒微尘;  依然要披荆斩棘,透悟了真正的人生,掌...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