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灵异 > 神雀宫禁录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神雀宫禁录在线阅读第18章《神雀宫禁录》

发布时间:2020/10/19 1:45:56热度:

《神雀宫禁录》是文笔极佳的灵异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事起缘由虽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六公主的母亲纪夫人早逝,在宫里原本是无依无靠之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受委屈。皇后也动了真怒,...

神雀宫禁录

如今外面传言,楚家已然是风雨飘摇了。但府中却不像是那么一回事。上下的伺候人还算镇定。见杨曦来,乌发红裙的侍女便在前领路,一路将他带至府内,后园处有碧波池,养了一池锦鲤,云兮一身素衣,斜倚在栏杆一侧,似是在喂鱼,又像是漫不经心似的。

坐在他对面的时候,见书案上反扣着一本旧书,杨曦没忍住瞥了一眼,见是风月宝鉴,当即就没绷住,额角黑线了一下。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这般闲情逸致。也算是小看他了。

云兮吩咐身边侍立的剑灵君玉奉茶,那面容皎白如月下清辉的少女上前布置茶盘,白瓷茶盏上绘着活灵活现的赤红锦鲤,一派从容。

怕是心里早有打算了吧。杨曦这样想着,捧起茶盏喝了一口。当即险些给吐出来。

楚云兮的茶真TM的苦啊。

云兮面上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表情,他顺手拿起自己面前的茶盏,从容不迫一口饮尽,道,“苦瓜莲心配出来的茶,苦是苦一些,清心火。若是再加些黄连想必会更好一些,怕靖王喝不惯,就没再加了。”

“这莫不是药茶?”杨曦一脸纠结的看着面前碧绿清透的茶水,看上去,也没那么不友好啊。

楚云兮微微摇头,“前些日子还在喝药,茶和酒什么的都忌了。但也没什么用处,有这些烦心事压着,再用心保养,怕也是活不长,索性无所顾忌了。”

“长公子何必如此隐忍。如今京畿三大营,半数皆在长公子手中,长公子兵权在手,未必不能与亲王分庭抗礼。”

“京中人人都在猜测,吾是否会为了云昭犯上作乱,毁掉楚家百年基业,靖王也在等结果么?”

“小王不至于有那般心思。只是想着,云昭毕竟是辉夜长公主所出。父皇一向宠她的,况且,这也是为国征战。若是长公子无视亲王,挥兵南苗,他日天子怪罪,想必也有解释余地。”

“递上折子的第一日,吾便已经令云清快马加鞭赶往望京,想要求天子一个手谕,以免圣武亲王从中阻拦,然而,到如今已经七日,天子说是病重不愿被人打扰,云清是我楚家的公子,苦候七日,却连圣上一句话都未曾讨到,岂不不合常理?”

“这……想必父皇另有打算吧。”

“天意难测。亲王与陛下是兄弟,怕是能想得到一块儿去。不准,就是不准,不过是等我斟酌。”

“长公子作何打算?”

一句话,问得云兮面色沉郁起来。他喟叹一声,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吾是朝不保夕之人,就算被冠上谋逆之名斩首示众又有何妨。但念及弟妹年幼,终究不可妄动。除京畿三大营之外,能动用的,已然全部遣入南苗,供云昭驱使,这一战若是败了,云昭性命有危,楚家元气大伤,最惨烈不过如此。若是我擅用军队,楚家被扣上叛逆之罪,株连九族,云昭亦难保全。轻重易选,不过心痛罢了。”

望京行宫之中,午后日光微暖。楚贵妃坐在窗下,素颜无妆,只淡淡扫了几笔眉粉,便吩咐身边侍女将妆匣合上了。

她是上了年纪的人,这些年愈发懒怠打扮,就算在圣驾面前,也不过随意挽个头发敷衍一番。已然是退过宫的人了,就算称呼与供奉与从前都一模一样,妆容上面,倒是不必刻意讲究。

年岁渐长,美貌却不曾有半点褪色,常年累月不着脂粉,皮肤是没有年少时水灵了,但颜色褪尽之后,那种素白净雅,却也别有风味。隔这么些年,眼神依然清透如山间清溪。少女时眉眼锋锐轮廓分明,这些年,五官线条略微圆润了一些,看着却更加流丽华美了。

哪儿能说老了呢,如今的楚贵妃正当盛年容姿清隽,就算是被称为帝都第一美人的太子妃云萍,怕也是比不上的。也难怪圣驾念念不忘。

身后的掌事女官玲珑见她没有继续理容的心思,这才迟疑着凑了过来。

“娘娘,这几日,听说五公子还在行宫外面候着,陛下迟迟也不召见,怕是有什么急事吧?要不,娘娘还是传个话,叫公子进来见见吧。”

楚贵妃微微皱了皱眉。

“你是知道规矩的,陛下这几日病着,不见外臣。整个行宫里人人不敢妄动。我要是召他进来,怕是不合礼数。”

“娘娘还是问一句吧。”玲珑有些急了。她妹妹翡翠,原本是云清身边伺候的人,这次也是同云清一起来的。云清是外臣的身份,未曾奉诏不得入宫。但玲珑与翡翠却早已见过面,知道此时事态紧急不容耽搁。但她也清楚楚贵妃的性子,这位贵妃清修多年,已将尘缘断的一干二净。偶尔伺候圣上倒不推辞,只是外朝与内宫的事情,从来也不为自家人谋划。若非真无法可想,也不至于想到找她。

偏在这个时候,潜龙居那边的内监过来传话,说圣上醒了,想见见贵妃。楚贵妃便没打算耽搁,随手拿了件外衣披上,便往潜龙居那边去了,只剩下琥珀留在原处,急也没什么法子。

到了潜龙居,见圣驾斜倚在榻上,刚醒不久,神色里还有几分困倦。贵妃在一旁坐下,往金丝珑里添了些香,天子微微抬头,道:“凤仪,你过来了。”

楚贵妃的闺名是叫凤仪,他们家这一辈名字是从凤。楚家凤字辈的人,如今除了在宫里的楚贵妃,都死得差不多了。这名字,也少有人提起了。

贵妃微微点头,便开口问,“陛下这阵子可好些了?”

天子轻轻哼了一声,道,“朕就是想着要养病,才躲到望京这边来,谁料到,烦心事一件接着一件。躲也躲不得清净。索性都不想回天启了。”

“是云昭又惹什么祸了么?那孩子,性情随了她父亲,向来急躁,陛下是长辈,也只好多包容些了。”

“那倒不是。”

天子烦心,原本是因为听说叶贵妃在宫里为供奉的事情,又与皇后起了冲突。仁和皇后自恃身份,不愿同她计较。偏偏争论的时候,六公主向晚又正好在皇后的凤銮宫里待着,看不下去,帮皇后说了几句话,结果就被叶贵妃一巴掌甩了过去。

事起缘由虽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六公主的母亲纪夫人早逝,在宫里原本是无依无靠之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受委屈。皇后也动了真怒,令内宫女官将叶贵妃带回流华殿闭宫反省。偏偏叶贵妃还这样有本事,能找人将消息传到宁王那边,让宁王又上圣武亲王那里闹了一场,说凤驾趁天子不在,迫害宫妃。

神雀宫禁录

原该是深闺之中世家贵女一者武勋动天下,一者文采震帝都偏偏,都与同一位王羁绊深厚王君临天下,妃亦踏入深宫,再无回头之路宫中荆棘铺路,宫外家族陷危算计亲姐,蒙蔽天子,无所不用其极过关斩将问鼎凤座是为情,还是为权只待权倾天下之日,恩怨灰飞烟灭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