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魔王之刀 > 正文

魔王之刀全文目录阅读第18章黑白斗古城

发布时间:2020/10/18 20:38:36热度:

《魔王之刀》是文笔极佳的总裁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房间内的桌子上也有茶具在那里,这好像本来就有,今天是找出来洗干净了摆在桌子上。茶壶里也有茶水,还温热着。这丫鬟也算细心了...

魔王之刀

赶了一天的路,到了货行又是一阵子忙活,现在才有空坐下来歇歇。那也不是真的歇歇,是在等刘二回来。繁星点点,皎轮在云丝中穿行。四周阒寂无声。在他们刚来忙活的时候,总有人故意经过货行的过道往里面瞧。甚至有附近铺头的当家或者账房派了伙计来问安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要打听什么情况一样欲言又止。现在静下来了,那些人也都消失不见。

当家的不说休息,底下的人就得小心伺候着。丫鬟有些熬不住地打个哈欠,夫人白了她一眼。夫人白完眼又给当家的一个歉意的笑,意思是缺少了管教。而当家的理解为那是征求意见,也把歉意当成了娇嗔,就挥手叫大家休息。留下老钱等刘二回来。

睡觉有了问题。赶来的那一路上旅馆下榻的时候都是丫鬟陪着夫人一个房间,剩下的他们六个或者两个房间或者三个房间的挤一下。现在似乎不行了。要休息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问题。这夜空之下也许还有眼睛。

“都先在小院休息,明天再打扫后院。小菲便宜了你自己一个房间。剩下的那间你们讲究一下。”

除了夫人,五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谢谢。小菲乖巧地去每个房间都掌上了灯。

当家的走在前,夫人走在第二位,这是大户人家的规矩。当家的怕夫人不明白,走到门口就拉起了夫人的手,把她带到了左侧的那个房间里。夫人的手有些僵硬,似乎是不甘愿,但没有挣扎和甩脱,低着头跟着当家的进了门。

房间内的桌子上也有茶具在那里,这好像本来就有,今天是找出来洗干净了摆在桌子上。茶壶里也有茶水,还温热着。这丫鬟也算细心了。不知道用了多少心才把自己融入到这个戏里面。

夫人自自然然地倒了两杯茶,一杯端给当家的一杯给自己。当家的接过杯子呷了一口,又把杯子放下。夫人就又把他的杯子充满,当家的又呷了一口,夫人自然又给他的杯子冲满了茶。当家的低着头不说话,夫人反而笑了。

床面早就铺好了,温馨地等着。

当家的说,我——,你——。而夫人听懂了他的话,小声说,我在里面,你在外面。夫人静悄悄地睡下了之后,当家的也蹑手蹑脚地睡下。看看没有把桌子上的灯熄灭,又爬起来吹熄了等才摸着黑回去躺下。

一夜无话。雄鸡报晓,黎明展开梳理了一夜的头发,给人爽朗的温情。

老爷太太迈出房门,其他人已经都起了身,按着各自的执事忙碌着。庭院洒扫完毕,连饭也做好了,那间厨房中正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

众人请安,刘二也当然回来了,也老爷太太的请了安。

刘二半夜回来这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但只能装着不知道。见老爷盯着刘二看,钱管家忙上前说道,这狗头快半夜才回来,他是打探情况去了,饭后让他详细和你述说。

饭后老爷留住刘二问话,其他人就去了后院那里清理院子。“今天多找几个帮手来,把里里外外弄得亮堂堂的,”老爷吩咐说,“仓库和铺面也清理一遍,看看底。”

众人离开,夫人丫鬟回了房,刘二把昨天听到的情况原原本本说了。

这是个大城,南北交通的运输中转站,蔓儿河从城边经过,绵延几十里地的藤萝山巍峨高拔。山清水秀,游人如织。一向商家云集,物阜人丰。几年前这里崛起了两股势力,截教和排教。

不知道谁先来谁后来,差不多同时出现。截教尚白,排教尚黑。黑白分明,也就截然对立,是生来的冤家,谁都不买谁的帐,都预置对方死地而后生,见了面就是一个打。截教从城南兴起,总教在藤萝山上。排教自城北而兴盛,总教在蔓儿河往西拐弯的二十里埠。双方雄峙多年,争场子抢地盘连连血战。可是谁都奈何不了谁。现在在四方武场那里胶着着了,我昨天去看了一眼,那里正是城市的正中心,自东至西的泮河大街一览无余,泮河从立脚桥下经过,最后汇入蔓儿河。

咱这里属于排教的势力范围。

现在的生意不好做了,南北城的商铺都被两教霸占。这里的铺面和后院小院之所以还保持完好,据说和排教的两怕有关,传言说的是“宝盛货南北,风云动四方。完美公子在,黑白古城开。”这“完美公子”说的是截教的一怕,不知道是何许人也。截教的另一怕据说也是四方武场,双方在那里停顿住了。

“四方武场”有这么大的名声,不知道为什么不来铲除这两股势力呢。

戈老板说,可能是力有不逮,也可能别有隐情。咱哪边都不要插手,先看看情况再说。

听老爷的指教,我先退下去了。

刘二刚要退出内院的门,门被推开了,钱小兆领着一个人进来,并目视着戈老板说,那是我们东家。

“戈老爷好!”来人微身拱礼。戈老爷没有起身,只抬手说,“不要客气,请坐。”刘二适时喊了一声“上茶。”小菲袅袅娜娜端来了茶水,行礼后一言不发摇摆着走了。“公子请用茶。”刘二又说。

公子没有坐,也没有用茶,他矮小干瘦,但一脸的精明和灵活。“谢谢老爷。我是排教来的,敝上是坐第一把交椅的阴阳扇不黑公子。此来有三个目的,一,示好。我们应该是第一个来示好的。宝盛虽然关了门,但房子货物都完好着,我们暗地里有人看守,谁都不敢进来胡作非为,相当于禁区。二,通知。本月二十七日,距离今天还有十天,是我们和南城的截教以及四方武场比武的日子,届时邀请戈老爷前去观摩,坐在我们这边。三,联合。宝盛要在多巴城重整旗鼓再次站稳脚跟也不是不可以,敝上的意思是我们两家联合,所得利益五五分成。”

“哈哈,”戈老爷站起身来慢走了一个圈,又回到刚才的座位处,但没有坐下,“说的好。贵上真是费心了。我也有三句回答你。第一,感谢。这些年贵方对宝盛青眼有加,没有动一草一木,我们足感盛情。有时间的话也许会前去拜会。第二,既然有比武大会,我们宝盛当然会前去看热闹了。我们是我们,你们是你们,互不搭界。第三,你们这收取保护费,五五开是不是过分了些,你们的诚意是多少,不妨明白说来。”

一身黑衣的干瘦公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是保护费,我们是合作,合作。来之前敝上也交代了,底线是三七开,不能再少了。”

“三七开也不是个小数目,我们这边得考虑成熟了再回复你们。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在双方没有谈妥之前,我们的生意暂不开张。”

“多谢老爷,欢迎老爷有时间去敝处做客。老爷初来乍到还应多多休息,多了解了解情况再谋而后动,最近这城里不怎么太平。在下就不打扰了,告辞。”

戈老爷没在意他那些一语双关的话,摆了摆手。刘二和钱小兆一左一右的把干瘦小子送出门来。

二人正要折身返回,对面水粉铺胖老板那张肥嘟嘟的脸戳到二人面前,“两位小哥,有礼了。”

魔王之刀

亲爱的读者诸君,你最好认为这是一部体验式的小说,它往外扩展或者往内收缩,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们在做些什么,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的被我们意识到。为了合轨,也设定了天地人魔冥五界。它们就在我们的头顶,在我们的内心,在古往今来的所有设置里。甘不甘愿,操作性强不强,都被一直看不见的大手笼罩,因为那就是时间和空间。其间,空间是一种流淌,时间是一种分流和尺度,在连和断破损和和好如初之前,我们就曾经偶遇,我来,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